這是湯川學系列的第四本,繼『偵探伽利略』『預知夢』之後的第四本短篇,若加上『嫌疑犯X的獻身』則算第四本。與前面幾本相較之下,乍看之下最大的不同,當屬電視角色女刑警「內海薰」的登場吧?雖然東野圭吾曾在『名偵探守則』裡大大的嘲諷了一番,所有小說改編成電視劇,都要將原本是男性的搭檔轉為女性,以發展出粉紅色關係,好圖利觀眾。誰知道他這部系列作品也難逃此命運,當然不用說…連諷刺作品本身『名偵探守則』也逃不出此守則,但諷刺歸諷刺,一貫視小說與電視劇為平行無關的他,這次竟然堂而皇之將電視自創角色用於小說中,卻是十分耐人尋味的一件事,那或許說明了東野圭吾已不再那樣對電視劇持反對的態度?或許曾經尖銳的人也會變得更為包容一些?

書中包括了五個短篇,分別是『墜落』『操控』『密室』『指引』『擾亂』,其中前兩篇已經被拍攝為電視劇了,電視劇中『墜落』的時代背景設定較早,是草薙、湯川都還是帝都大學學生的時候,由三浦春馬飾演的湯川,其實和福山雅治一樣養眼,不如說更有青春的肉體?而『操控』這篇,故事設定則與原始小說無太大差異。

承襲一貫科學辦案的方式,讓我對東野圭吾這種文類的開創十分佩服,當時代愈漸更新,犯罪手法也應該與時俱進,不該繼續那種種的古典詭計才是,連警方都有『科搜研』這種單位了,不也說明了犯罪手法的日益更新?當東野圭吾創造出以湯川學這個物理學者為由的短篇故事集時,或許隱隱有個企圖心,或者是想要挑戰古典詭計的本格推理?正如同他早期寫作的『名偵探守則』一般,只是那時候的他僅有批判之聲,而到了湯川學系列之創作時,他內心已經有了新時代本格的路線。只是要走這條路線,不可諱言,最辛苦的應當是他自己本人,雖說本身所學與理工科有所相關,但是要能將深奧的科學理論化作犯罪的隱藏手法,而這種手法還要寫得連尋常人都看得懂,寫作這樣的大眾小說是東野圭吾的信念,所以我很佩服他。佩服他總是求新求變的態度,總是不斷自我充實、求取新知的積極精神,畢竟這種需要科學理論作為基礎的推理小說,可不是枯坐家中思考凶殺計謀就能解決之事。

雖說皆是短篇所構成的作品,但東野圭吾並未讓這些故事淪為湯川學與他的物理講座而已,從故事中我們依稀可以窺見除卻理科知識之外的人心,以及某些東野圭吾企圖想要表達的想法道理,所以本書才會以伽利略的『苦惱』為題,要不,以那個太過冷靜自持的湯川學來說,哪有什麼值得『苦惱』之事?

第一篇故事『墜落』,在湯川學與內海薰的實驗之下,雖然能夠證明不在場證明破解之可能性,但真相卻不是他們以為的謀殺,而是自殺作結。東野圭吾似乎想要告訴讀者:名偵探的推論不一定是正確的,事實有可能出乎我們想像之外。況且,就實際來論,我們生活中又有多少的人擁有那些物理知識?還能夠機靈到在臨時犯罪謀殺使用?很多時候,這些計謀麻煩、複雜到僅只能是『詭計』而已,卻不是實際犯罪者會採用的手法,東野圭吾隱約也想要這般問吧?

第二篇故事『操控』,雖然湯川學精準無誤的推論出犯罪手法,甚至還忍痛地將昔日恩師給送進監獄,卻沒有想到就連湯川學「大義滅親」之舉,都在這位老師的推算之中,可以說湯川學是老師「故意」找來協助警方破解案子,以使自己絕對會被抓的一顆棋子,而目的只是要剷除使那個女孩幸福的各種障礙,包括不肖子與可憐無依需要照顧的自己。在許多偵探推理故事中,總會讓所謂的名偵探成為瘟神,偵探走到哪裡,兇手就殺到哪裡,所有偵探的親朋好友最終都會成為犯罪兇手。或許是不想要讓湯川學也淪為這種角色,所以東野圭吾詮釋為「因為湯川學的名氣愈來愈大,所以兇手會利用他來完成自己犯罪或其他的目的。」

第三篇故事『密室』,則是藉著民宿老闆想要知道真相而邀請湯川學到此解謎為展開,民宿老闆一方面懷疑自己的妻子進行謀殺,另一方面卻又不敢(或不想)直接了當的向妻子詢問,只好躲躲藏藏的向湯川學諮詢,然而即使湯川學能夠給予他手法與計謀的解釋,也無法解答民宿老闆與妻子之間的問題,要自首?要報告?要隱藏一輩子?這任何的選項都不是外人能夠介入的,也只能是湯川學揮揮衣袖、交予民宿主人的一大難題。

第四篇故事『指引』,對待女學生手中號稱能夠指引答案的水晶吊飾,湯川學不再如同「預知夢」之類的前作,硬是想要用科學來解釋神秘領域,讓物理科學高高在上的凌駕於各種靈異占卜學,也許東野圭吾只是變得更為保留、更為寬厚,也願意去相信這世界上也許存在著不可知之事,倘若這樣的神秘學不曾犯過,他也願意持保留、不予批判的態度。

第五篇故事『擾亂』,可以說是典型的「偵探與怪盜」「正義與邪惡」的對峙。那個號稱「惡魔之手」的犯罪者宣稱自己擁有殺人於無形的本事,能夠殺了人以後,讓死者看來像是意外死亡,在四處發送預告信與恐嚇信。然而追根究底,這個犯罪者卻比前面任何一個人都還要可悲,一點都沒有電視動畫漫畫裡怪盜英姿凜凜的模樣。自認天縱英才的他,卻在二流科技公司工作,最近還被調職、左遷,他一怒之下就辭職,反而連同居的女友都揚言離去,憤怒之下勒斃女友,這時候的他才開始迷惑:自己的人生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出了軌呢?然後他想到了…就是那個論文發表會上,是那個男人提出的問題讓自己下不了台,也讓自己失去了晉身一流公司的機會,自己的人生也因此全然不同。

他如此惦記掛懷、影響人生巨大的事件,對湯川學而言,卻僅是一場學會中的小小插曲,自己不過是提出了很普通的討論議題而已,卻沒想到讓一個人感覺自己被否定、人生就此不同,甚至將人生所有的不順遂與罪過都歸因於湯川學身上。可見,一件事情之大小、輕重,會因不同人、不同想法而有差異。誰知道自己會在何時、何事影響一個人一輩子呢?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gar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