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看完Fritz、峰村逸生的3P結局,如今心情複雜得不知該說什麼是好…只能說我真是觀察力驚人?(推眼鏡)對於Fritz那莫名難解的溫柔和行動,果然不是我想太多…且聽我道來。

中途換路線的我,將網路攻略置於一旁,全憑自己的感覺選擇,二選一時,大致上以峰村先生為主,如果另一個選項不妨礙劇情,就索性把Fritz的劇情也看一看,沒想到就這樣順利地進入了『3P路線』…(嘆氣)

May20May22之間,揭開了峰村先生週日穿著西裝出外的祕密,原來他都是去某家育幼院做志工教導兒童數學,在大雨的夜晚卻傳來有小女孩失蹤的消息。這種時候當然不能錯過表現的機會,AYUMI立刻舉手自願要跟著去找,雖然最後不是她找到小女孩,但是那『必死』『拼命』的模樣果然在峰村先生心中留下美好的印象。

峰村說著:「無論是對小女孩而言,或是對我而言,有個對自己如此拼命的人,都是很珍貴的事情。」嗚…你是有多寂寞孤獨,還是有啥悲慘過去?不用擔心,為了你,我會拼命把所有結局都開出來的。(握拳)

因為淋雨的關係,AYUMI就這樣生病發燒倒下了。超級自責的峰村覺得「都是自己的錯」,所以不但『姬抱』帶她回房間躺下,而且在這期中考的第二日還要聯絡代理人代課。

傍晚下班後,峰村先生還悄悄地替她換毛巾、量體溫,甚至煮粥給她吃,買冰淇淋給她…峰村先生這麼溫柔,AYUMI簡直可以不藥而癒了。(生病請安分吃藥好嗎?)也不枉費她去淋雨找小孩了。

病癒後,又回到那個有些欠修理的AYUMI了。於是立刻被峰村先生吐槽:「妳病一好就立刻那麼樣子,不過要是不這樣的話,反而令人擔心。」是已經習慣了嗎?

隔天就是球技大會,峰村先生表情一轉:「我們A班可是文武雙全,妳們C班還差得遠呢!」一副尾巴都要翹起來的樣子,啊…好久沒看到這麼囂張的峰村先生了。

AYUMI也不甘示弱:「很敢說嘛!我們C班團隊合作一流,可不會輸的!」我超喜歡充滿自信的AYUMI啊!不過中間球技大會以及去酒吧喝酒、夜裡散步的事件,因為第一輪玩的時候已經看過,所以這回按SKIP跳過。

到了May24週日這天,峰村先生又穿著西裝要去育幼院做志工,不過這回他難得問:「你們要不要一起去?」願意主動約別人進入自己的世界裡,那當然是『YES』啦!

小鬼頭果然是最老實的生物,問AYUMI:「姊姊妳是逸生老師的女朋友嗎?」呵呵…預約中,那是早晚的事情。

搞得峰村先生大汗:「抱歉!小朋友亂講話,不要在意。」

「不…我一點也不在意。」不如說,真是說得好啊!

小鬼頭:「老師臉紅了、臉紅了…」

峰村:「可惡!不要這樣…」

一旁的Fritz說:「妳臉紅了,逸生則一副慌張樣,挺好的嘛!」哼!當然很好,要是沒有你就更好了。

不過AYUMI可是很體貼的女人:「一點都不好,峰村先生以後還要來這裡,會造成他的困擾。」

Fritz意有若指道:「ㄟ…優先擔心逸生啊?」沒錯!沒錯!真是太可愛了AYUMI

晚上,彷彿解開心房的峰村先生娓娓道出他之所以到育幼院當志工的理由。學生時代第一次當家教,對象是個雙腿殘廢的女孩,對他的教學稱讚不已,甚至懷抱起異樣的情愫,雖然自己對她只是看待妹妹一般,但她卻不這樣想。無法回應對方的心情,只能傷害了她,之所以從法律系轉考高中老師,或許有那麼一絲贖罪念頭。希望有天遇見她,能夠自豪地說自己很認真當個老師喔!

這個外表冷淡、內心火熱的傢伙,做任何事情都全力以赴的傢伙,無論是教學、社團、競賽、志工等,認真過頭到讓人覺得也許這人根本就超笨拙吧?才會不懂得四兩撥千金,隨意應付了事。不過這一點我倒是不討厭就是。

May27的晚餐時間,原本是AYUMI負責料理,但峰村先生主動協助。(大感動)一不小心兩人又撞在一起(已經不是新聞了),似乎意識到什麼的峰村先生羞紅了臉,不過看到抵在自己腹部的那把菜刀,果然只有吐槽的份吧?

「妳是要殺了我嗎?」不要謀殺親夫啊!「真是完全不能夠放妳一個人啊!」雖然亂七八糟,不過卻甜蜜蜜的,好喜歡!

Fritz一句「兩個人好像很快樂嘛!」立刻破壞了這美好的氣氛,呿!不要來打擾好不好?

AYUMI都納悶,他是什麼時候在那裡的?

May28前一日得知Fritz即將要回奧地利的消息,搞得AYUMI鎮日恍神發呆,明明說好在校盡量避免說話的峰村先生,都看不下去了。特意邀她到學校屋頂上「好好」聊聊。

基本上就是安慰吧?「本來Fritz就是來這度假,時間到就會回國,下次有機會還會來的。而且Fritz無法拉小提琴的問題在於心理,只有自己可以解決。雖然什麼也不能做,但光只是擔心,也能帶來很大的力量。」說得好,我才不管Fritz怎樣呢…都講了,是自己的問題。重要的是!「別人擔心自己,會讓人很高興呢!」

AYUMI立刻回:「今天峰村先生找我談,我也很高興。」(猛點頭)

羞紅臉卻還不承認:「那是因為看到只有元氣是優點、粗線條的妳,變得沒有精神,搞得我也很不爽,我是為自己著想才做的。」

AYUMI:「太過份了!到底我在你心中什麼印象啊?」

峰村先生突然認真:「等一下!妳喜歡Fritz嗎?」NO~~

AYUMI:「當然。」笨蛋!不准即答。

幸好峰村先生知道AYUMI遲鈍,索性說得更清楚些:「我指的是對異性的戀愛感情。」

「……」不要猶豫那麼久啊!我對天發誓,絕對沒有。

還是峰村先生先表白:「我喜歡妳。」真是太好了!(感動涕泣)「當然是對女性戀愛的那種喜歡。」我最喜歡這種直球了。

AYUMI又是一陣迷惘,對當下的她來說,兩個人都是重要的室友,就像家人一般重要,要說到戀愛感情啥的,還無法立刻決定。

峰村先生超級體貼:「等Fritz回國以後再回答沒關係。」不用!我現在就可以告訴你!

告白後過了一天May29,兩人又在客廳不期而遇,搞得氣氛有些微妙,面面相覷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AYUMI因為過份意識而超級緊張,內心DOKIDOKI,還一整個自我吐槽:「妳是愛情連續劇看太多,還暗暗希望有啥羅曼蒂克氣氛?」看峰村先生似乎平常心模樣,弄到最後,反而惱羞成怒:「只有自己一個人在介意,超生氣!可惡的逸生。」

淡定的峰村提議要替Fritz辦一個送別會,兩人一起送他禮物、一起用餐之類的。想到Fritz即將離開,AYUMI忍不住露出想哭的表情,看到淚水,峰村開關立刻按下。

說著「別那副表情…」立刻抱住AYUMI,還情不自禁地親上去。(幹得好!)才吶吶地說:「抱歉!明明說等Fritz回國後的說。」

AYUMI:「沒關係,我很高興。」所以?所以是怎樣?兩情相悅?真是太棒的氣氛了…

接著背地裡欣賞峰村先生的微笑,心想:只讓我看到的微笑,要是讓別人看見,我可能會嫉妒。(AYUMI會是那種嫉妒心重的女孩嗎?哈…很難說,不過如果是,倒也不錯。)

而峰村先生則是一貫地臉紅,即使是這種時候,AYUMI依然不忘調侃:「哇!冷靜不下來的峰村先生…我看到貴重的畫面了。」

峰村:「我自己都被自己做的事情嚇到,這種事情還是第一次,而且…還想要再抱一次。」

AYUMI倒是很直率說:「可以喔!」

峰村:「妳也注意一下自己的言論,說這種話,發生什麼事情我可不知道喔!」

AYUMI:「會發生什麼事情呢?」我說AYUMI妳是真不知道,還是心機小惡魔存心故意的啊?

峰村:「和妳說話真累,完全打亂『俺』的節奏。」

AYUMI:「你現在說了『俺』,讓人有種心跳不已的感覺。」

峰村嘆氣:「我去喝水了。」一整個輸給AYUMI,繼續下去只會精神虛脫。

到此為止,一切的氣氛都是如此美好。是的!一切都『到此為止』。

只怪我決意完全忽略掉Fritz的存在,不管是他宿醉,AYUMI弄酸梅給他醒酒;還是三人一起去搭電車,體驗『滿員電車』的滋味;生病時Fritz在旁邊泡茶照顧;Fritz看到雜誌刊載自己從演奏會上逃走的新聞,AYUMI鼓勵安慰;或者是幾次對Fritz說些撫慰心靈的話語、唱搖籃曲、聽他說自己的母親如何遭遇虐待歧視,而自己又怎樣僅剩下小提琴這唯一的存在價值。

在眼鏡控的我眼中,Fritz根本不是重點好嗎?才會一次次忽略了他偷偷看著AYUMI與峰村打得火熱、甜蜜蜜的場景。(我錯了…)

May31這天兩人為Fritz辦了送別會。不單單是我這樣想,連AYUMI都沈浸在峰村先生惡口卻溫柔的世界裡,想著:「等Fritz離開,接下來就是兩人世界囉!」可惡!不要把我的妄想說出來嘛!

Fritz從暗摸摸的房間裡請出來後,強打起精神的他和大家一起吃飯喝酒,接著拿出他珍藏的『香檳』來。

直覺認為那香檳有鬼,我的直覺是正確的,我怎麼會這麼聰明啊?(哭)

香檳裡被下了媚藥,而喝了很多的AYUMI與峰村逸生就成了Fritz的玩物,任憑慾望宰割。

說啥:「因為兩個人我都很喜歡,要我做決定很困難,公主,妳也是一樣吧?」才不一樣!AYUMI早就決定和峰村先生一起了,你看不出來嗎?變態。

「既然無法做決定,那就乾脆不要選擇,兩個人都要不就好了?」所以我當初覺得你是個雙插頭也完完全全沒看走眼啊!

就看他Fritz一手拿著酒杯,愜意地坐在餐桌上邊指揮逸生動手動腳,邊欣賞現場直播畫面,接著還索性一起下海,三人PLAY了。

這傢伙是怎樣有病啊?我哪隻眼睛看著都覺得峰村與AYUMI是兩情相悅,你自己無法憑著自己的力量重拾小提琴,又嫉妒小倆口打得火熱,就用媚藥這種下三濫東西,什麼溫柔、體貼都是狗屁垃圾!也不想想AYUMI對你有多好,是怎樣回報她的啊?像人嗎?我當初覺得溫柔王子不對勁,真是天縱英明啊!!

接著真想往峰村逸生腦門上打下去,這個控制不了自己的笨蛋!一點點的媚藥就抹殺你的愛了嗎?是男人就給我忍耐,那才叫做真愛!

最後是AYUMI…妳也被玩到腦袋壞掉了嗎?最後居然說什麼「很喜歡」?不准喜歡!真是把我給氣死了…(喘)

結局『來自Fritz的信』,簡單說Fritz愉快地回到奧地利,卻從小提琴引退,還寄信放話說「我要來度假,好期待啊…」至於AYUMI和峰村大概是媚藥的副作用,在那之後就陷溺於情慾當中,變成互相索求的肉體關係,甚至想追求更刺激的感覺,聽到Fritz的消息,在不安、陰暗的表情裡,卻又懷抱著一絲期盼。

到底是怎樣壞掉了啊?不過我堅信,只要峰村先生振作一點,區區一個變態Fritz是可以搞定的!(握拳)拜託恢復你們以往那種互相吐槽的正常關係吧!(淚)

arrow
arrow

    gar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