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遊山水

張潮愛好遊山水,然而卻不像徐霞客、司馬遷那種雙腳踏遍大江南北的壯遊,更像是就在自己所居一省一縣四處走走的程度,換在今天的語言來說,就是假日在台灣各鄉鎮趴趴走,或者是更輕鬆的小旅行,就在住處附近遊蕩一番。但即使張潮就住在黃山一帶,卻也常有未能駐足之處,自身也深感遺憾:「遊玩山水亦復有緣,苟機緣未至,則雖近在數十里之內,亦無暇到也。」

真正令人感到親切的,是張潮也像我們中的許多人一樣,貪圖某些小惠小利、佔些小便宜。當許多人興起一陣排斥佛道的念頭時,也許還打算要拆除寺廟宮觀之類的吧?張潮卻站出來說話了:「予嘗謂二氏不可廢,非襲夫大養濟院之陳言也。蓋名山勝景,我輩每思蹇裳就之,使非琳宮梵剎,則倦時無可駐足,飢時誰與授餐?忽有疾風暴雨,五大夫果真足恃乎?又或邱壑深邃,非一日可了,豈能露宿以待明日乎?…客遊可作居停,一也;長途可以稍憩,二也;夏之茗,冬之薑湯,復可以濟役夫負載之困,三也。」

簡單講就是:出外旅遊時,嘴巴渴了,廟裡面有飲水機可以裝水,還有免費的奉茶可以喝(霞海城隍廟的平安茶真好喝…);肚子餓了,廟裡有米粉、稀飯、熱湯可以吃(草嶺古道芒草季時,大里天公廟的東西超好吃);更重要的是,如果晚上沒地方住,還可以住在香客大樓裡,至於住宿費當然是『隨喜』啦!(這本人倒是還沒住過…)

但也不免要說張潮這人實在有點刻薄,還是說那些自以為『知識份子』的文人都是這副模樣?一方面擁護僧道廟宇勿拆除,另一方面卻又說「無益之施捨,莫過於齋僧。」真讓人想抓住他的頭猛搖:「你這傢伙!不要忘了自己還曾經吃人住人的啊~~」一種寒酸、地味的氣息油然而生,也難怪要被人說是窮書生了。

 

(五)花草

這與其說是親手栽花種植,還不如說是純粹賞玩來得恰當,我想當時文人界應該不流行綠手指這一套吧?在賞花觀物上,張潮也頗有自己的一點偏見:「當為花中之萱草,毋為鳥中之杜鵑。物之『禾犀』者,皆不可厭,惟驢獨否。」就非常鄙夷驢子這負重馱物的動物,回文者亦同:「物之老者皆可厭,惟松與梅則否。」直接道名自己只萌『松』『梅』的癖好,還有人開玩笑似的:「惟癖于驢者,則不厭之。」嘿嘿…那可不一定喔!說不定也有人在萌驢子啊!←←是啊…你那態度根本就是在說也有人就萌歐巴桑,不愛蘿莉、巨乳的意思嘛!什麼態度!!

而另一方面,『擬人化』這玩意可不是今日同人誌界才開始的,其實幾百年前張潮就搞這一套了。不是都縣道擬人、不是國家擬人、不是文具擬人…,張潮喜歡的是花草擬人,而且強的是…擬人化的同時,他也把古今中外所能想到的配對關係一次都公諸於世了:「牡丹為王,芍藥為相,其君臣也;南山之喬,北山之梓,其父子也;荊之聞分而枯,聞不分而活,其兄弟也;蓮之並蒂,其夫婦也;蘭之同心,其朋友也。」君臣、父子、兄弟、夫婦、朋友,這五倫豈不是配對的基本原則嗎??再多的名詞(主僕、下剋上、幼馴染等巴拉巴拉)也無法超越這基本的關係啊…看來張潮雖然實戰經驗不多,妄想能耐卻實在高人一等,也難怪這個噗浪的人氣度始終頗高了。

 

(六)寫作

這指的其實就是寫這個部落格、噗浪本身一事吧?對張潮而言,即使是像如此發發牢騷,也絕對勝過於寫些應酬話,他認為「無益之詩文,莫甚於祝壽。」可見沈浸在抒發自己心情的世界裡,遠比寫那些給上司同事的賀卡來得有趣(的確如此),對於文字,他還是有某種程度自尊的。

雖然其他人並不以為然:「若詩文有筆資,亦未嘗不可。」如果有錢拿,就寫一下也沒關係。還有更沒水準的傢伙,居然想要免費索書:「有益之施捨,莫過於多送我幽夢影幾冊。」遇到這種對已經出書的部落客說送我幾本書的人,應該直接叫他『小白』吧?

但想來張潮其實是很寬宏大量的人,或者說他其實過份在乎這塊心靈園地了,應該不至於把某些小白攆出去。張潮甚至心心念念的就是怕被自己的同好們所遺棄,居然還不惜低聲下氣道:「寧為小人之所罵,無為君子之所鄙;寧為盲主司之所擯棄,毋為諸名宿之所不知。」被辦公室的小人捅幾刀我不怕,被老闆炒魷魚我也認了,但大家千千萬萬不要離我而去啊~~

聽到這傢伙這樣哀嚎,網友們也紛紛回文。有的給他『秀秀』一番:「世之人自今以後,慎無罵心齋也。」大家不要再罵心齋了啦!他也很可憐耶!

有的恐嚇一番:「不獨罵也,即打亦無妨,但恐雞肋不足以當尊拳耳。」哼!不單要罵,我還要打你呢!就怕你這排骨弱雞連我一拳都受不了呢!

有的人則頗有同感:「後二句足少平吾恨。」看來我雖然也被老闆FIRE了,但至少還有這樣一群網友,也不枉平生了。

另一人則按個讚:「不為小人所罵,便是鄉愿,若為君子所鄙,斷非佳生。」就是要被小人罵,才顯得我們高人一等,但如果被諸位大大給瞧不起,那可真的沒救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私立迦羅學院

garr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