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26

一整天都看到峰村先生詭異的模樣,其他人或許察覺不出,AYUMI卻自信相處多日下,即使些微的情緒,也能感受到。雖然那傢伙嘴硬、死命辯解「我完全很正常,一點問題都沒有,健康狀態也很好。」根本就是欲蓋彌彰…

裝作蠻不在乎地說:「到要被妳擔心的地步,我也差不多沒救了,真不想讓老是發呆的妳說我在發呆。」雖然是很失禮的話,幸虧AYUMI大人有大量不和他計較。

回想起峰村先生對姊姊的態度,AYUMI雖然內心刺痛,依然勇敢地問:「你喜歡我姊姊吧?」不過卻完全誤解了,逼得峰村先生只好告白:「我喜歡妳,當我的戀人吧!我從昨晚就一直在想,待到察覺時,已經無法遏止了。」看到這傢伙終於承認自己的感情,終於告白了,讓我快樂得想要放煙火!!

AYUMI也毫不矯情地說「我也喜歡你」,不過峰村先生惱人地一再要她「再說一次」,一次兩次…幸好他沒有講第三次,不然我要翻臉了。兩人搞得一副相敬如賓的樣子,敬禮、問好「請多指教」,多禮到有點奇怪的程度。

峰村先生卻在AYUMI喜悅不已的當頭澆了一盆冷水:「我們交往的事情不要讓別人知道。」因為sharehouse禁止戀愛,而學校裡也易招人閒話,我是不知道為何日本特別喜歡「戀愛禁止條例」啦!個人是覺得根本沒差,躲躲藏藏的好像見不得人似的,想來AYUMI也是同樣的心情吧?

May27

才因為和峰村先生成為戀人而雀躍不已的AYUMI,卻在隔天開始陷入強烈的不安。因為不管是sharehouse或是學校,峰村先生都擺出拒人於千里之外的疏遠態度,匆匆打聲招呼便走、態度冷淡、眼神毫不交會,就算AYUMI找機會攀談,他也立刻就找藉口逃走,甚至口氣很糟地說「沒事的話就離開我房間」…

正常人都會感覺挫敗吧?何況AYUMI自認為是那種對自己沒有信心的人,無法相信別人會喜歡自己,太過介意別人的感受,害怕是否做錯什麼事情被討厭。看她泡在浴池裡,孤寂思索著「想和戀人有更多的相處時間,想要他更溫柔對待自己,難道這樣太過任性嗎?」在尚未嚐到戀愛的甜美滋味時,卻已經體會到失戀的感受,AYUMI複雜的心情其實可以理解。

而我其實很喜歡她雖然面對峰村先生一次次築起高牆,AYUMI卻強打起精神主動去敲那扇門:主動撒嬌說要喝咖啡,暗示著客廳無人可以好好聊聊,刻意調整鬧鐘提早起床,營造與峰村先生獨處的時間,替他刷乾淨浴池,希望他能舒服泡澡抒解壓力…當然恐懼是一定有的,但AYUMI以她能力範圍內努力了,她也不是那種粗神經、不在乎別人目光的類型。

然而即使被峰村先生冷漠相待,被罵到想哭泣的時候,她都會告訴自己「不可以哭,否則就像個不懂事的孩子了。」看到這,都覺得那傢伙太過份,對嗎?對嗎?讓AYUMI說出「我會努力的,不要討厭我」這種話,簡直不是男人了!!

May28

過份自制的背後通常是難以控制的暴走,精明的眼鏡男通常與獨佔欲離不開,似乎不令人意外。只是峰村先生對此似乎稍稍有些自覺心,才會刻意遠離AYUMI,只因為覺得一旦愛上她,內心的某種平衡就會被破壞,一貫的冷靜自持會被打亂節奏,唯恐和她太靠近,會失卻理性,再也無法遏抑…

不過在她的淚水前,在自身的慾望前,似乎一切的克制都瓦解了。理所當然就上福利情節囉!關於福利情節,有一點小抱怨和一點小讚美:抱怨是CG變化很少,直到終於脫了為止,只有一張壓倒的CG,不管情節怎樣變,還是那張CG,令人有些感傷啊!讚美則是配音及音效都非常棒,有一貫連續性,不像某些遊戲邊按滑鼠邊停頓,失卻真實感,大概是技術也進步了吧?

May30

雖然兩人的結合暫時撫平了AYUMI的不安,卻也如同峰村先生再三呢喃的那樣:「好想把妳囚禁在身邊,永遠成為我的東西。」乍聽之下以為那是甜言蜜語、象徵譬喻,然而一個弄不好,其實就是犯罪現實。

峰村先生也正如同自己所預言的那樣「一旦解開枷鎖,就再也回不去了」,隨時處在一種暴走狀態、未爆炸彈情況之下。才會看到AYUMI和男學生聊天說笑,就這樣獨佔欲爆發,強拉AYUMI到無人的保健室,無視她的抵抗而強佔了她。

一再出現的危險發言:「現在就在妳身上烙印上我的痕跡,真想要把妳弄壞,讓妳永遠成為我的東西。」

AYUMI雖然想要維持理智,但痛並快樂著的她也無能抗拒,只是內心想著:「在學校裡不應該亂來,就算不用這種手段,自己也會愛著他的。」

就算這笨蛋事後跪座地上道歉,還是很想叫他去切腹自殺!!不過AYUMI可沒有聖母光環到輕易原諒他,倒也沒有哭死哭活把氣氛鬧僵,而是讓峰村先生請她一頓好料賠罪,毫不客氣地大吃大喝一番,讓峰村先生慶幸自己帶了信用卡,否則無法付帳。

出乎意料之外的是,峰村先生主動提出「搬出sharehouse」的意見。和多數黑化、嫉妒的獨佔欲強烈男性不太一樣的是,峰村逸生似乎對自己頗有自知之明,我是不曉得其他路線裡,會不會讓他隨意暴走亂來?但至少在這條路線裡,雖然崩卻沒有壞,他很清楚明白自己仍不夠成熟,兩人之間的戀情還需要經歷考驗,正因為珍惜AYUMI,所以更要自我成長才行。

認為兩人住在一起、靠得太近對彼此沒有好處,明知道sharehouse裡隨時有和其他住戶互動的機會,卻怕自己會忍不住而克制不了自己,所以還是保持一定距離會比較好。看到這,我認真覺得峰村逸生算是有擔當的男人,或許仍有不少缺陷,或許仍不成熟,但至少他清楚自己的弱點,也願意為了AYUMI而改變自己。

當峰村先生向AYUMI預約了未來:「我們結婚吧!先說好了喔!」看著AYUMI充滿精神地立刻回答「好!」真是愉快的一幕。

當然…一年後的兩人終於跨越自身障礙,向雙方父母介紹,以結婚為前提交往,最後克服內心猶疑,步入婚姻裡。這『永遠的誓言』結局或許稍嫌平淡,卻也挺美好的,誰說一定要真的搞犯罪、凌虐、監禁呢?不必弄到『人妻遊戲』的下場也能和眼鏡君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不可喜可賀嗎?

以上,第一次通關路線完成。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arro 的頭像
garro

私立迦羅學院

gar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