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日本知名衝浪運動員飯島夏樹在他罹患肝癌後,在生命最後一段時日裡所寫下的小說所改編成的電視劇。對於他的小說,世人普遍的評論都是:「很難相信這是一個即將不久於人世的人所寫,其中散發出的快樂、溫暖與幽默,以及積極正面的光明力量,不禁令人動容。」看完這部SP後,對此我也深有同感,特別是『幽默』這項。一向不太看所謂的感人勵志溫馨影片,就是因為其中「感人」的部分一弄個不好,就很容易淪為八點檔形式的灑狗血、賺眼淚。然而這部SP卻能將幽默與深思的節奏步調處理得很好,真的讓人在觀看的過程中,充滿笑容與淚水,誰說勵志片不能夠搞笑?誰說勵志片一定要哭得淅瀝嘩啦?雖然最初是因為NINO才下載的影片,雖然一度對它懷有既定偏見所以放在硬碟裡好久未碰,然而這因為無聊而開啟的影片,卻給了我頗美好的兩個小時,而理由甚至不全然是因為NINO

NINO在本片中扮演一名心理諮商醫生(野野上純一),其工作就是聆聽那些罹患癌症的患者吐露他們內心的想法。雖然野野上對於自己的工作能力一直感覺到迷惘困惑,不知道自己的工作究竟有何意義?不知道自己光只是這樣「嗯」「啊」「這樣子喔…」的聆聽,究竟能夠給予患者怎樣的心理支持?不僅是野野上自己本身如此感覺,對許多懷有偏見的患者來說,那似乎也是個一無是處的地方。畢竟,當一個人患了無藥可醫的重症時,任何的安慰言語都不足以撫慰患者,說「加油、努力」也不再有意義,偏激的患者總是會如此反駁著:「我已經夠努力了,還要怎樣加油?你安慰我又有什麼用?你又沒有患病?你怎會懂我的心情?」光是這一句話「你不會懂我的心」就足以擊退所有的安慰,特別之處在於野野上醫生極其坦承的說:「打死我也不會說這句話,我也只能在心裡想像你的感覺而已,不可能真的理解。」

但心理諮商的意義卻不是可以就此被抹煞的,在本片理登場的醫生有兩名:治療身體的四宮與撫慰心靈的野野上。當然不可否認的四宮醫生會盡其全力去治療患者的生理疾病,然而在死亡之無可避免時,人似乎都希望獲得心靈上的解脫與釋然,即使只是從最簡單的「聆聽」開始。擅長聆聽的野野上在都市的大醫院裡,是要被視作「不適任醫生」給開除的,然而來到這個靠海的癌症治療中心,卻也因為他慢條斯理、真心誠懇的聆聽功夫。有多久,我們不曾專注看著一個人的眼,認真的聆聽他說話了?無法向家人親屬朋友吐訴的困擾,無法在大醫院匆促診療過程訴盡的故事,終於在這樣一個小小的醫院裡,在這間靠海的小屋診療室裡,能夠獲得充分的告白。影片裡其實希望展現出這種極其單純卻坦承的治療法之功效。

圍繞著故事中患者而生的主題,我私自以為那應該是「愛」,雖然也存在著父子之情,然而刻劃最深刻的,還是屬於夫妻之間的那種愛。因為原著作者是男性,也因此可以發現所描述的男性角色格外的立體而可愛。廚師清水長得一副惡人的臉,總是對來院探訪的妻子說粗話、擺臉色,然而實際上卻非常愛戀著自己的老婆,面對自己如此表裡不一的態度,唯恐自己在死前都無法道歉、無法讓妻子知道自己的心意,所以拜託了野野上替他寫一封信,自己則用錄音的方式表達出自己的想法。看到這樣一個天不怕地不怕、滿口粗言的壯漢,說出來的話語卻如此純情、如此羞澀,真讓人感覺他的「可愛」。

菁英上班族小林一登場就揍了四宮醫生一拳,以憤怒的口氣要脅「如果不能夠醫好我妻子,我就給你好看。」然而這樣霸道專制的小林,在吐露自己如何忽略妻子而導致她罹患癌症的過程,也是純情充滿愛意到不行的笨蛋男人一枚啊!最終,果決地辭去工作,駕駛著旅行車帶著妻子雲遊四海,重溫夫妻之間的感情。

至於有點半自傳形式的角色飯塚,則又是另一種男性的表現了。他討厭表現出自己可悲的一面,所以遲遲不願意主動進入心理診療所談論個人的故事,甚至是勉為其難的談論了,亦是半不正經的態度,嘻皮笑臉的說些:「心理醫生還是要性感美女比較好。」或是大談他過往的豔遇與出軌外遇的風流史。但即便是這樣很矬、很遜的他,對於妻兒的愛卻也是一分不減,在死亡的最後一段時光,終於還是回到故鄉的塞班島上,在那裡挑戰他生平未曾做到的事,希望最後留給孩子一個「爸爸很厲害」的印象。

這些不管外表怎樣惡毒或帶刺的男人,實際上卻有一顆純情而可愛的心靈,也正是這樣帶著幽默的角色書寫,讓這種理應當讓人梨花帶淚、傷心欲決的文體,卻有了截然不同的發展與氛圍,確實很不錯。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gar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