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初築起的防備與城牆,一旦攻破就一塊塊地拆卸,再勉強偽裝也是徒然。你才忽爾領略:原來那些冷漠和高傲,也無非只是掩飾笨拙和不知所措的面具而已。

May16

看悠月為昨夜性騷擾舉動而道歉,雖是道歉卻又一記回馬槍「本以為是作夢,不過那個B罩杯印象太深,不像是作夢…」搞得AYUMI超想回嘴「不是BC啦!」就這樣氣氛很好地互相調侃,卻見眼鏡兄默默無言地開門佇立。可惡…不要沈默啊!說點什麼啊!好希望眼鏡兄醞釀點啥嫉妒情緒喔…(我怎麼這樣扭曲啊?)

May17

早晨眼鏡兄一邊莫名地嘆氣、一邊眼神閃爍不定,一看就知道有什麼不對勁的,明明就想要做早餐給AYUMI吃,還要找藉口說「不小心做太多了。」甚至誠懇地將悠月吃早餐的任務交給她,原來…昨晚的怪模怪樣是在打這種主意嗎?「沒問題,就包在我身上!」幾乎可以感覺到她這樣下定決心。

根本是算好時間出現的吧?眼鏡兄才出門,悠月就下樓,而且還是半裸上身、下穿一條豹紋內褲的狀態,見狀AYUMI驚叫他快穿衣服。居然回啥「叫什麼叫,一般人都會覺得很幸運吧?」哼哼!要是峰村先生半裸的話另當別論,你這傢伙就算了吧?不過就是因為他總是包得緊緊的,才顯得難得不易,至於這整天賣肉的牛郎,根本不值錢好不好。

奉命將悠月餵飽,搞得悠月大喊:「你們兩人是講好了要合作進行『養肥悠月大作戰』嗎?」哼哼!你這傢伙的事情怎樣都好啦…不過聽到「兩人合作」這種話,內心就很高興說,愈發有大哥大嫂的FU

然後聽悠月抱怨:「哥哥那傢伙太過認真了,一點都不有趣,不管是讀書還是戀愛。我喜歡自由點…」「你是太過自由了吧?」冷冷一句話就駁回,而且那不是重點,我比較想看峰村先生認真起來的樣子,會黑化嗎?會壞掉嗎?好期待…

夜晚,滿心期待峰村先生返家的AYUMI,急著想向他報告自己完成交託的任務,確實讓悠月塞下他做的早餐了,那模樣簡直像隻討賞的狗兒,好可愛。兩人氣氛還不錯地一起吃晚餐,還破格地聊了不少話,終於峰村先生也承認「有人一起用餐也蠻不錯的」,於是訂下了輪班制做飯的規矩。他甚至低下身段俯首懇求「請妳多照顧悠月」,媽呀~那是什麼?被信任的感覺真不錯,交給我吧!我一定會好好鞭策那根廢柴的!

May18

明明是星期假日,卻總是穿著西裝出門的峰村先生,似乎有什麼不為人知的秘密?一旁的悠月冷冷放話:「有了女人吧?」雖然覺得按照常理不會如此,但還是覺得悠月講這話很刺耳。「介意嗎?」非常…介意,這個伏筆什麼時候才要揭開啊?

May20

這日是期中考,早餐時兩人不免聊到考試出題,就看峰村先生洋洋得意道:「最後一題我出得特別難,真期待會有多少學生能解題。」有這種必要嗎?從這裡略略感受出峰村先生表面成熟,實際上也還蠻幼稚的一面,和學生認真就輸了啊!考試的目的在於考倒學生嗎?雖然我稍微不認同,反倒覺得平常心的AYUMI更內斂呢!

兩人正聊得愉快,那個不識相的悠月居然挑這時間回家,還把氣氛搞得很僵…這兄弟間的修羅場,還是AYUMI從中緩頰「峰村先生,該出門囉!」把眼鏡兄先勸離,再餵飽那隻笨蛋悠月,峰村先生一句「謝謝」就讓人心頭大好,看吧!看吧!AYUMI果然是賢內助吧!

May21

從超市巧遇峰村先生在甜食櫃猶豫不決後,再於改考卷後短暫休憩喝了杯峰村先生泡的咖啡,甚至是悠月不可思議大展身手煮義大利麵,以及AYUMI為了工作晚歸的峰村先生做甜點以來。逐漸鋪陳出峰村先生和AYUMI對於甜點的共同愛好,以及巧妙的緣分:他最喜歡吃的蛋糕,正巧是AYUMI亡姐所製,而她也承繼了那份味道。而且三人個別擅長的「咖啡」「甜點」與「義大利麵」合起來都可以開一家店了,似乎也在鋪陳什麼伏筆似的。

不過我超喜歡AYUMI等待夜歸的峰村先生,認為辛苦一日的他若有人迎接能撫慰疲勞,設身處地認為吃個甜點會心情愉快,說著「先去換衣服,我來熱菜」的AYUMI真的超有妻子模樣,飯後兩人吃著蛋糕、喝咖啡的情景,想來就覺得小確幸。

May22

哼哼!我們家AYUMI不單單可以當賢內助,在工作領域上也是超級好幫手,下班後看峰村先生為了忙學年行事而加班,非常熱心伸出援手說「我也來幫忙吧!」一向固執的峰村先生似乎也被軟化了,才會接受她的好意。

弄到深夜才完成,到了該返家的時候。AYUMI還老實地想「巴士這時間應該已經沒有了吧?搭計程車好像又很花錢…」小姐,這種時候當然要他負起責任載妳回家啊!是說,要是峰村先生敢白目到把妳丟在這,我就要跟他翻臉了。幸好,那傢伙嘴巴上雖然說「不准誤會,這只是謝禮而已。」還是老老實實讓AYUMI坐他的車子,雖然他因為害羞而辯解連連,讓AYUMI說了至少三次以上「我知道了。」再講一次應該某條神經就要斷掉暴走了!還是紀念這一天:首次一起乘車返家。

May23

本日的重頭戲是球技大會,由此活動看得出峰村先生根本是「文武兩道」皆擅長,不…應該說不管文還是武,這傢伙都太過認真,不通情面到讓人覺得「太過份了。」

先是前一日早晨神秘兮兮,不許AYUMI看的資料。「到底是什麼資料啊?」「這可是A班的戰略部署,怎麼可以讓C般導師的妳看呢!」是是是…「既然要比就一定要贏,我們班還進行自主練習,很抱歉,A班贏定了。」講得這麼篤定和自信,這傢伙根本半點「不好意思」都沒有吧?

到了球技大會當天,兩班導師的氣氛只有更白熱化,互相放話說絕對不會輸給對方。其實嚴格說起,是峰村先生單方面很熱血,熱血到我都覺得這傢伙不適合戴眼鏡了…冷靜呢?高傲呢?沈著呢?

在排球賽場上,看得出兩班導師領導風格的不同:AYUMI溫情地加油,而峰村先生則嚴格地斥責,結局是A班贏得球賽,他居然毫不掩飾地擺出勝利POSE說「幹得好」,讓人忍不住想說「太過份了…有沒有這麼不講情面啊?」這還叫做戀愛遊戲嗎?害AYUMI還要安慰自己班的學生一番。

不過到了女壘球賽,情勢又稍微逆轉,換C班勝利。本來應該高興的,但為啥A班女生都哭泣了啊?看峰村先生不知所措地安慰鼓勵女學生,又有種「嗯…A班這麼在意勝負,這勝利還是給他們吧?」矛盾情緒。

最終,球技大會以足球決勝負,C班雖然有芹澤同學這運動強者在(至此我才知道可攻略角色之一居然是學生,我不要師生戀啊~~),依然不敵A班強敵林立,還是由A班獲勝,看峰村先生被學生抬起來熱血地歡呼,真是青春啊…

下班後,峰村先生難得邀約AYUMI去喝酒。她非常犀利地指出「其實峰村先生很受學生愛戴吧?」他以為自身很兇、很嚴格,所以學生怕他,卻不知道出自內心關懷的斥責,其實學生終能感受到的。雖然看似未成熟,但其實AYUMI也挺會看人的,又讓我再次另眼看待。

再一句「其實峰村先生也喜歡小孩子吧?」就看他滿臉通紅地否認,羞到不行。這簡直是一語雙關了,表面在說他喜愛校內學生,或許也暗指生小孩的事?為什麼我覺得這兩人已經在討論終生大事的感覺了…

May25

忙過期中考、球技大會,終於迎來一個悠閒的假日。

峰村先生找了一堆藉口要約AYUMI去山下新開的咖啡店吃蛋糕,他一句「那家店滿是情侶檔,妳一個女人去會很難受的。」她回道「不會啊!不管是拉麵店還是便當店我都自己去吃的。」這種稍微遲鈍、很獨立自主之處,也顯得AYUMI超級可愛啊!峰村先生不放棄,繼續遊說:「根據我觀察,百分之九十都是情侶,百分之十是女性友人。」反而被她吐槽說「你調查得真詳細啊!」可見預謀已久,根本就是打定主意才邀約的吧?

到了咖啡店,兩人點了不同的蛋糕。吃著嘴裡,眼睛看著別人盤裡,根本是覬覦峰村先生的蛋糕,但作為有常識的社會人(哪裡啊?)還是應該先釋出善意才對。「你要不要吃一口我的蛋糕?」搞得峰村先生石化僵固,一整個有必要這麼親近嗎?「還是說你不喜歡吃別人吃過的?」也不需要這樣自棄嘛…看他都動搖了,再補一句「別擔心,沒有人看見的。」問題是那個嗎?有點遲鈍,搞不清楚重點的AYUMI其實也意外的可愛。

「不然,你的也給我吃一口,當作交換吧!」果然這才露出真面目,也似乎這種互惠法則比較適用於峰村先生,他就是不喜歡欠人的,妳就別讓他欠妳。然後一人一口交換蛋糕,峰村先生讚美道「這是我吃過最好吃的乳酪蛋糕,不過另一種蛋糕還是妳做得比較好吃,每天吃也不會厭倦。」靠!這是另一種意義上的告白嗎?

離開咖啡店後,峰村先生要AYUMI陪他去姊姊的墳上參拜,看他說著「雖然不曾和她有實際接觸,但吃蛋糕的那些日子卻是很美好的時光…」望著參拜的峰村先生,海風吹來、湛藍天空下的AYUMI卻有別樣情愫:我喜歡的人(不管是真太郎或峰村先生)也喜歡著姊姊,這會是嫉妒心嗎?即使嫉妒,對象也是心愛的姊姊,再也無法復生的人,或許正是這種遺憾,才顯得小小悲傷起來。

玩至此,一方面喜歡峰村先生,另一方面卻更覺AYUMI是個好女孩,你以為她很軟弱,其實自有其堅強所在,你認為她笨拙愚蠢,但或許也有她心思細膩之處,她其實被塑造的頗為立體,自有她的煩惱和深刻之處。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私立迦羅學院

gar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