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已經打算要放棄遊戲,我受不了變成笨蛋的AYUMI,受不了看峰村逸生對女主角那麼冷淡,卻和Fritz打得火熱…我受不了自己明明對Fritz沒有半點感覺,卻還得按照攻略去玩,昨日黯然關掉遊戲後,今天重新調整心情再開始。

決定了,不管Fritz那傢伙了,我才不管他長得多高多帥,不管他有多像王子,不管他甜言蜜語…反正我就是眼鏡控,眼中只看得見峰村先生而已,了不起這一回就玩3P路線嘛!只要能夠看到峰村先生就好了…(你是有多沒救啊?)

遊戲重開,把所有峰村先生相關的選項重選過,打定主意就好好欣賞峰村先生的畫面對白,其他人物怎樣都無所謂了啦!(超任性)

 

13日到18日,初時還覺得AYUMI與上一輪玩『峰村兄弟』路線裡完成不同感覺,果然對象不同、環境不同,連女主角的性格也有些微的差異啊?之前認為AYUMI很成熟獨立,現在卻覺得這傢伙笨到沒藥救。亂開門把別人裸體看光光,還連續兩個人,開門就把人撞倒,而且不止一次…一次兩次,妳會生氣憤怒:「這女主角怎麼這麼笨拙!」次數多了以後,是不是根本只想要放棄,索性自甘墮落算了?

May13的『早餐慘案』,AYUMI那簡直不能說是小失敗的程度,搞到兩人連忙闖入廚房,驚恐「到底發生什麼事了?」一開始峰村先生還生氣地質問「到底在吵什麼?」看到滿地狼籍,也只能皺眉說「先整理再說吧!」最後已經是嘆氣了:「妳要結婚的話,最好找個會料理的男人比較好。」

言下之意是眼前就有兩位候選人囉?真想壓著AYUMI的頭對峰村先生說:「你願意娶我嗎?」不過AYUMI似乎對一向嚴格的峰村先生沒有板起臉孔斥責有些失落(妳到底有多抖M啊?),反倒覺得被他鼓勵,自己大概很沒救了吧?(幸虧妳還有點自覺)

不過這自覺似乎沒持續多久,當天晚上又發生另一樁『真丟臉‧內褲遺落事件』。難得讓峰村先生會主動敲門找她(不過這一條路線似乎比較常這樣),開門後就看他面有赧色遞給AYUMI一疊毛巾,說是她掉落在浴室的。本來還一副沒事人樣的AYUMI接過後,仔細一瞧,毛巾裡竟隱隱夾著一條內褲…只能『對不起』連三發外加一句『謝謝』來表達她的感受。(真的是太丟臉了,我都要無言了。)

「作為一個女性,妳也差不多該多注意一下比較好吧?」峰村先生的表情實在很複雜,說不出是輕蔑、惋惜還是憐憫?

AYUMI自己都有所察覺,峰村先生看她,已經不是當『一般笨蛋』等級在對待了,已經到了『可憐的孩子』之程度…至此,我開始覺得AYUMI這不同凡俗的呆,而且是無藥可救的呆,雖然稍有自覺卻理直氣壯的呆,居然有種很強的感覺,呆過頭了,反而討厭不起來。

May14真太郎、Fritz、峰村先生和AYMI四人一起準備晚餐。因為有前一日的震撼教育,當AYUMI提議要幫忙時,峰村先生立刻把她排除在外:「妳在旁邊看就好,不要愈幫愈忙。」超殘忍!還是另二人緩頰說讓她幫忙,峰村只好另行安排。

「我說…你該不會故意挑容易的工作給我做,好避免失敗啊?」AYUMI雖然呆,不過還有點自知之明,不…這該說是自知之明?還是相反的妄自尊大?

峰村冷冷反駁:「想太多,妳是有被害妄想症嗎?」

「那你為什麼不敢正視我,還把目光移開?」你給我說啊!(指)

我開始享受峰村先生和AYUMI對話的攻防戰,如果接受了AYUMI是笨蛋的事實,倒也覺得她挺可愛的。明明是笨蛋,雖然很弱很虛,但並不是那種充滿聖母光環的善類,即使以她雙拳難敵峰村先生兩掌,依然不畏強敵(或者不知畏懼)再三挑戰。把一個應該是理智冷靜的峰村先生搞到精神快要崩潰,某種程度來說,AYUMI也是強者。

 

晚餐後,AYUMI開始準備期中考的複習卷,忙到一個段落後,到客廳休息。一推開客廳的門,你猜又發生什麼事了?

 

賓果!又撞倒人,這次對象是Fritz

 

不像峰村先生那樣會記恨:「妳以前也撞過我,拜託看路好嗎?」

 

Fritz反倒笑著說:「歡迎來撞!我會用雙臂接住妳的…當然,要是逸生撞來,我也會抱住喔!」呿!又是腐向發言,重點是我比較想讓峰村先生抱好嗎?

 

才在客廳窩沒多久,大概就是埋下「小提琴」伏筆的長度,AYUMI就被峰村先生驅趕了:「妳是要聊到什麼時候?期中考準備完了嗎?」好啦!我就不打擾你們兩個甜蜜蜜的時光了。

 

再補一句:「哼!再這樣慢吞吞的話,期中考都要結束了。順道一提,我早就已經OK了。」

 

AYUMI疑惑問:「你是在炫耀嗎?」

 

「這是事實!」

 

Fritz來打圓場:「妳要喝茶嗎?」

 

「不了,峰村先生在瞪我了。」是有多想要兩人獨處啊?

 

「我好像聽到什麼喔…」已經在惡狠狠地瞪著看了。

 

總覺得AYUMI好像慢慢生出一種膽子,嘴裡明明說「峰村先生很可怕」,不過卻絲毫不畏懼捋鬍鬚,是甚至無所謂地吐槽、互嗆,完全已經沒有當初那種戰戰兢兢、畏畏懼懼的模樣。

 

隔天May15早上,峰村先生居然緊張死命地敲門,怎樣是出人命了還是火災?原來AYUMI為了出題而熬夜睡過頭。讓峰村一陣嘆氣:「拜託妳有點身為社會人的自覺好嗎?」(是日子過得太舒坦,才會那麼鬆懈嗎?)他立刻又紅著臉撇開眼睛說:「妳的鈕釦掉了。」

 

睡衣的鈕釦鬆落,春光外洩,被看光光…再度出醜,不!是已經丟到都沒有臉可以見人了。我開始懷疑,這條路線的峰村先生和AYUMI,該不會走『千秋王子和野田廢』的路線,因為實在看不下去這女人的生活方式,忍不住插手相助,因為要是沒有自己,這女的可能活不下去…然後就在幫著幫著的路上,居然愛上了??想到千秋王子與野田廢,以往對AYUMI的笨拙不再有反感,因為能夠呆到這種程度的女人,實在也少見了。

 

傍晚提早返家,因為當晚又是AYUMI輪到做晚餐,繼上回的悲慘事件後,決定要徹底洗刷污名。沒想到峰村先生居然把重要的材料給用掉(你這個小偷!)只好偕同Fritz去超市買東西,雖然很努力讓他掏出信用卡付帳,表現他騎士王子的一面,但我還是無感…(嗚)

 

倒是料理時,峰村先生冒出來,疑惑說:「妳做出來的東西能吃嗎?完全能信任,還是我來做吧!」

 

不過AYUMI也是有自尊心的傢伙,堅持「你們這些傢伙只配替我打雜,今天我可是正角,死也不讓你們搶走我的風采!」她是沒這樣說,但也差不多。

 

Fritz也說「要尊重公主的意見。」不過峰村還是非~常不安,勉為其難退一步:「那就『稍微』幫一下,我都已經妥協了,給我說『好』!」搞什麼啊?幫人還這麼跩?

 

料理完成後,峰村很擔心:「妳有沒有嘗過味道啊?」一副打算替她代勞模樣。

 

「不行!味道我要自己試。」AYUMI誓死捍衛主廚的權利。

 

突然之間被她嚇到,納悶道:「為什麼那麼火大?」哼!妳這小子很囂張嘛!敢對我大吼。

 

完成的料理博得兩人的讚賞,雖然峰村先生還是很失禮:「妳能做出正常料理,真是讓人安心啊!」真是狗嘴吐不出象牙,不過我喜歡!

 

May16因為發現雜誌上刊登了Fritz的新聞,而去找峰村先生商談。Fritz的新聞對我來說不是重點,我才不管他是哪來的貴族,或是什麼小提琴天才,正如峰村所言:「對於古典音樂沒興趣的人來說,就只是個無名之輩吧!」AYUMI也老實承認:「老覺得他像王子騎士,原來不是自己想太多,Fritz果真是另一個次元的人。」但知道後,並沒有什麼美好憧憬與想像,反而產生更大的距離感。(是說…我對他本來就沒有感覺。)

 

重點是和峰村先生的對話啊!

 

峰村:「雖然每次都依賴我會很煩,不過偶爾倒也無妨。」不但附送一個微笑,而且這句話的意思是什麼?是「歡迎AYUMI來打擾」的意思?

 

AYUMI:「原來峰村先生也會笑啊?」

 

峰村:「妳當我是什麼?我當然也會笑、也會生氣,也會有哭的時候啦!」

 

AYUMI:「啊!我對你想哭的時候有興趣,你什麼時候會哭?」可不可以不要問那麼賤的問題?一整個你要哭的時候告訴我一聲,我要去參觀一下。

 

本以為峰村先生應該會拒絕回答這問題,沒想到他說了!「想知道我就告訴妳吧!就在最近看到廚房慘狀的時候。」

 

AYUMI:「對不起…」真是太狠了,弄人反被弄,不愧是峰村先生。

 

話題一轉,峰村先生已經在看手上的雜誌:「話說回來這本雜誌真沒品,老講些八卦,不過後面的甜點特集不錯…(這是壹週刊啊?)喔~男性一個人也能去的店…」「你說什麼?」「沒什麼!」完全把峰村先生屬螞蟻的可愛性格表露無遺。May17是星期六,一早到客廳後AYUMI對在客廳的峰村先生問早,卻只得到「…」的沈默回答,不死心又故意對他再說一次:「早安!峰村先生」

 

峰村:「不用講那麼多遍。」

 

AYUMI:「你有聽到就回答嘛!」

 

峰村:「我已經用視線回答了。」

 

AYUMI:「那樣子人家根本就察覺不到好嗎?」

 

峰村:「那是妳注意力不足的問題吧?」敢情自己沒禮貌還怪別人?

 

AYUMI:「好!那下次我會認真盯著峰村先生的臉說話。」

 

峰村:「我會很困擾的。」

 

話鋒一轉,原本今日輪到Fritz準備早餐,卻因為咖啡廳很忙碌,所以要他們兩人到咖啡廳用餐。聽到可以在那裡用餐,AYUMI心情整個大好,只有峰村先生碎碎念:「為什麼我得和妳一起在咖啡店吃早餐啊?」

 

AYUMI:「你有什麼不滿?」無視峰村先生的抱怨,繼續沈浸在可以在Oshyare的地方用餐而愉悅不已。

 

簡單說,AYUMI已經進化到可以把峰村先生的尖酸刻薄、冷言冷語都化作耳邊風,有四兩撥千斤的技能,那已經不是常人可及的境界。說她抖M也不對,因為她顯然不是唯命是從,仍然有著自己的步調,不如說任性得很可愛。

 

吃過早餐後,被Fritz給拉去幫忙假日的咖啡廳工作,還強被要求穿上女僕裝,而峰村也不例外換上服務生制服,獲得CG一張!不過喜悅度不特別高,大概我對服務生沒有很萌吧!

 

May18一早遇見峰村先生時,看到AYUMI頭髮亂翹實在看過不去的,指指她說「妳的頭髮…有點亂。」

 

沒想到她居然隨便梳梳就說:「好了。」

 

搞得峰村很焦慮:「就那樣嗎?」

 

「嗯!用水沾濕壓一壓就好了。」AYUMI很淡定回答。

 

真是認真男遇上隨便女,乍看之下是前者把後者罵得狗血淋頭,但若是隨便到一種境界,也是把他吃得死死。

 

就像傍晚時刻,AYUMI進客廳時又撞到峰村先生。(已經沒有吐槽的餘地,不如說哪天她不撞到人,才叫新聞吧?)峰村也是這樣說:「妳的我行我素,已經超越呆,到教人佩服的地不了。」

 

AYUMI:「可以有讓峰村先生佩服的事情,真讓我高興。」妳已經是另一個次元的人種了吧?真不知道是聽不懂諷刺,還是明知卻依然快樂收下,若是後者那真教人佩服。

 

而峰村先生此時的表情雖然恐怖地笑著,目光卻溫柔得很,那到底算什麼?因為對象已經無可救藥的呆,所以只好無可奈何地包容?距離他被吃得一乾二淨也只剩不到幾步路之遙。

 

然後兩人甜蜜蜜地合作煮晚餐。

 

峰村:「看起來還不錯吃嘛!」

 

AYUMI:「可以再說一遍嗎?」

 

峰村:「拒絕!」

 

AYUMI:「呵呵…」峰村先生那個樣子好可愛,根本已經看破峰村先生只是空有嚴肅外表,實際就是隻紙老虎。

 

峰村:「笑什麼笑?臉會鬆掉喔!」

 

AYUMI:「因為我高興啊!就算你講再難聽我也不會輸掉的喔!」是啊…峰村已經傷不了AYUMI了,不知不覺間,她已經成長到這麼強大了?

 

峰村:「真是怪傢伙!」

 

伴隨美食和日本酒,開始美食轟炸。當Fritz酒醉後,只剩下兩人繼續聊天。

 

峰村:「妳不繼續喝嗎?」

 

AYUMI:「不了。」

 

峰村:「這個酒因為順口易喝,反而容易醉,妳這是聰明的判斷。」難得被稱讚。(羞)

 

AYUMI:「因為曾經喝醉酒,出醜過。」

 

峰村:「酒後的失敗談,誰都有的。」

 

AYUMI:「真想看看峰村先生喝醉酒的樣子呢!」提起這就興致勃勃。

 

峰村:「沒這個必要。」

 

AYUMI:「啊…斷然拒絕。」

 

接著兩人為了收拾殘局和誰先入浴而僵持不下,彼此都要對方先去洗澡,自己來整理。

 

峰村:「我會在自己想要入浴時入浴。」不想要誰指使自己怎樣做。

 

AYUMI也有藉口:「我想加入浴劑,所以最後洗。」

 

峰村:「隨便你愛加什麼就加什麼。」反正他是打定主意要在AYUMI後面洗就是了。

 

這時AYUMI使出殺手鐗:「我要加入薔薇口味,你明天會渾身都是薔薇香氣喔!雖然我個人是很期待…」

 

峰村先生聽到「薔薇」這字眼就弱掉了,只好苦笑著和AYUMI一起整理,再由他先入浴,總之就是輸了…

 

只能說AYUMI愈來愈大膽,能夠和峰村交鋒,而且從原本弱勢,到如今已經抓到他的弱點,反敗為勝。

 

AYUMI手滑把盤子摔破時,峰村也只是嘆氣:「某種意義上,不能夠放妳一個人。」

 

怎樣?是已經意識到自己即將成為她的籠中物,再也逃不了是嗎?

 

 

 

因為太喜歡看峰村先生經典的吐槽,以及AYUMI大無畏地回嘴,結果邊玩遊戲邊做筆記,不知不覺就寫了好幾頁的情節對話。然後現在寫心得記錄又是一番苦功,簡直花了比遊戲本身多幾倍的時間,真是自討苦吃。誰叫我就是個「眼鏡控」嘛!!(抱頭)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arro 的頭像
garro

私立迦羅學院

gar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