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想換個口味、改攻略那個奧地利人Fritz,但我真是無藥可救的眼鏡控,一旦認定了對象,就很難扭轉想法,即便攻略都已經備好,也端坐電腦前,打算好好玩一下Fritz路線,卻沒想到這個相貌堂堂的傢伙幾記回馬槍,殺得我興致全無…

May10

初次見面,是真太郎領著AYUMI到咖啡廳介紹Fritz給她認識,AYUMI拼命地讚嘆:「長得好高好帥,好像王子喔…」頓時覺得這一條路線的AYUMI智商好像掉了不少,是我的偏見嗎?

接著就聽Fritz噁心到不行地喚著「公主(姬)」,哼哼…所以你這傢伙走的是溫柔奉承恭維路線嗎?可惜我就是個眼鏡控、抖M,比起對初見面的人就親暱到不行,那種循序漸進的進程更讓人感動。

Fritz還故做優雅地親吻AYUMI的手背,說這是國外打招呼的方法。(甩)笨蛋!這裡可是日本啊!請入境隨俗,別把肉麻當有趣。

當天夜晚的待遇也和峰村兄弟截然不同,峰村逸生這回敲門,居然是請AYUMI下樓用餐,一副雖然自己半點興趣都沒有,但因為Fritz從前一天就開始興致勃勃地準備了豪華大餐要舉辦歡迎會,所以他也只好順著Fritz。那時只覺得「和Fritz一起住的峰村先生好像比較坦率嘛…」內心有著些微的遲疑。

就在我冷眼旁觀當下,AYUMI則是繼續被Fritz備下的大餐、美酒及身邊兩個帥哥給迷得暈頭轉向,一副「能夠和兩個美男一起用餐,簡直就像是電影畫面一般…」會不會就是這樣,讓AYUMI失卻了一般該有的常識判斷力啊?

逸生對於AYUMI很不滿:「沒想到住到sharehouse的會是妳」,Fritz在一旁打圓場:「大家好好相處吧!」「別把我扯進去,要好你們兩個去好!」逸生怒氣未消,「不要生氣嘛!吃一塊你最喜歡的甜點…」「好吧…」聽到甜點那一句話,我已經懷疑這兩人有姦情了。

May11

來到的第二天恰巧是假日,些微宿醉的AYUMI下了樓已不見兩人,按照Fritz留下紙條所言,她尋到了咖啡廳去,Fritz又是超級溫柔地做了早點給她吃,是說如果不介意內心的某些掙扎,或許跟著Fritz有得吃又有恭維話可聽,翹著二郎腿就是享受,倒也不錯。可惜總覺得這種得來全不費功夫的善意,也許換個對象其實誰都可以是他口中的「姬」?

我更介意的是AYUMI問起峰村逸生上哪?Fritz隨口一句:「逸生?去約會了。」可惡!這個星期日依然穿著西裝出門的謎,在上一條路線未解開,到這一條路線還是伏筆?

這天晚上意外橫生,AYUMI先是打開浴室的門,只見半裸的Fritz只穿著一條米色內褲,尖叫後逃到二樓,隨便打開一扇門又一陣尖叫,竟然再度誤闖逸生的房間,更衣中的逸生也是半裸狀態,穿著一條深藍內褲。這樣子「意外」頻生到讓人覺得AYUMI該不會居心叵測啊?上一條路線玩了那麼久,我連浴室都沒見到過,逸生的房間也是一直到最後才進去那麼一回,就讓妳隨隨便便闖入了,內心真是五味雜陳。只想說:「夠了…」

對此,峰村逸生氣得怒罵:「隨便闖進別人的房間,還在那邊尖叫是怎樣?」真是教訓得好!只能說,AYUMIFritz灌迷湯灌得太多,已經失去一般人該有的理智了。

May12

一早下樓,AYUMI繼續迷糊中,一開門就撞倒並且壓倒峰村逸生,(已經徹底懷疑妳該不會是故意的吧?)尖叫後還傻傻打招呼問早。

峰村逸生一整個怒到不行:「在打招呼之前,先把妳從我身上移開好嗎?說到底,為什麼是你在尖叫啊?昨天的事情也一樣,明明被看光的我才是被害者好嗎?」嗚…為什麼這一條路線的AYUMI好弱、好呆又好廢柴?枉費我上一輪遊戲中對她褒獎有加,現在只淪為一個傻傻看著帥哥,連路都不會看的人了。

更糟的是,她傻傻看著兩位帥哥,可那兩位眼中只有對方彼此,完全不把AYUMI擺在眼中啊~~

Fritz:「你的領帶歪了,不過怎麼看,都覺得這條領帶果然很適合你。」沒事看人家領帶做什麼!為何我聞到一股濃濃的腐味?

逸生:「因為是你挑選的啊!我也很中意呢!謝謝。」不要啊…(尖叫~掩面)

Fritz:「來~你的公事包,上班不要太過辛苦喔!」Fritz你是人家的妻子啊?(已經趴地陣亡了)

逸生:「別擔心,你做的早餐營養均衡,尤其是那個麵包,非常好吃。」

Fritz:「因為是你想要吃的啊!我特地準備的。」

…在這對話中,已經完全沒有AYUMI的容身之處了,是說,我已經看傻了,囧到不行。

AYUMI都忍不住想:「兩人感情真好,有種新婚夫妻的氣氛…」大姊妳真是觀察入微啊!但連劇中人都這樣懷疑,你們兩人的姦情是有多明顯啊?對此,她悶悶地想:「明明是無口系的峰村先生,和Fritz卻好像很能聊呢!」

換做是她,就只有一個結果:『完全失敗』。

那邊才和顏悅色、春風滿面和Fritz聊得快樂的峰村先生,轉頭就再三警告AYUMI:「到了學校以後,不准和我攀談。」明明已經說過「知道了」,卻還要再次提醒,讓她超級受傷的,不禁想「為何對Fritz卻能夠溫柔地笑著呢?」

太可惡了!!難道AYUMI的情敵已經變成Fritz了嗎?(完全忘記自己原本打算要攻略Fritz的計畫)

所以接下來,就算Fritz再怎樣溫柔待她,一起吃早餐、一起聊些他作為混血兒卻不能說母親的語言「日文」之類的事情,或是毫無道理地恭維稱讚「第一眼看到妳,就覺得妳是個直率善良的人。」在我看來,都成了過眼雲煙,不值一哂。

伸手不打笑臉人,面對總是好聲好氣的Fritz,雖然已經內心掙扎、面目猙獰,雖然想大吼:「我是在玩乙女遊戲啊!我可不想要乙腐雙修啊!」卻也只能任憑AYUMI陶醉在『王子樣』的美好光環裡,慢慢失卻理性…

說到底,所謂『王子』到底是種什麼屬性?相貌端莊、態度溫柔、彬彬有禮…卻總覺得這些特質只是包裹住一個真實的人,愈發讓人無法理解他的內心感受,表面的溫柔只是提供誤解的途徑,而我們從來不曾窺探到內心,無差別的善意,或許無寧更加殘忍?其他人如何我不知道,至少我骨子裡沒有對「王子」產生萌的基因。

才玩一小時多,就打算棄守,原先的計畫已悄悄被我打個叉。決定暫且休兵,改明再玩,而且攻略對象轉為峰村逸生(講了許久,妳還是放棄不了眼鏡君嘛!),至於Fritz,已成為AYUMI的頭號情敵無誤!!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私立迦羅學院

gar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