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house?乍聞這素材,我腦袋立馬朝兩個方向邁進,一者是很久以前某款女主和三名妖獸同居的十八禁遊戲,狼人像小狗般黏在你身邊,吸血鬼性感地誘惑你。嗯…要是思想如此不純潔,豈不是玷污了sharehouse的名聲?接著想到了之前曾看過嵐節目介紹過sharehouse,裡面的人未必是想要省錢才入住,更多是想要和各行各業的人相處合作,彼此交流並拓展個人視野。不過,這可是18R乙女遊戲耶…會這麼健全嗎?我也很懷疑。

真正開始玩了以後,才發現人家是認真在經營sharehouse,絕對沒有入住後立刻大享齊人之福那回事。(是我自己想歪了,認真反省中,對不起~)矗立在高級住宅區的一棟洋房,來時要走上一段長長的斜坡,卻有漂亮的景致與夕照,可供住宿的名額含女主在內約三人,但根據可攻略人物看來,房間最多五間左右吧?房屋因常被屋主真太郎作為攝影主題,所以在粉絲界也是名聞遐邇,女主雖第一次造訪,卻也曾在照片裡看過數回了。房屋另一側被打造為假日咖啡店及藝廊,展示屋主兼攝影師真太郎的作品。

進了屋內首先介紹一下sharehouse的各種規矩,舉凡:公共區域的打掃工作、冰箱裡的食物要貼名字,不可隨意亂拿、邀請外人造訪需經過全員認可等等,就與一般sharehouse差不多的規定。這種種設定,讓人尤其能夠進入他們所營造的世界裡,彷彿在某個地方,真有個結合了住宿、咖啡店與藝廊的洋房,可以親自造訪。

緊接著就是選擇兩位室友,對眼鏡控的我來說,第一位室友當然是眼鏡兄峰村逸生,第二位就姑且選他弟弟悠月吧!女主角AYUMI是學校老師,任教古典,她曾自述「很不善於和男性往來」(其實應該是連女性也不太懂得應付吧?)所以意識到要和男性同住一個屋簷下,內心確實極度不安。

更糟的是…峰村兄弟這一對絕對不是會撫平她不安那一類型。邊玩我邊扼腕,為什麼要受到這種待遇啊?我是抖M嗎?為什麼把AYUMI推入火坑,當灰姑娘?嗚嗚…

先是峰村哥登場,兩人見面就一陣尷尬,因為眼鏡兄是校內同事啊!!而且還是嚴格冰山、平常就不太有交情那種,就聽他毫不掩飾地拼命嘆氣,好似和AYUMI住在一起有多悲慘似的,姊夫真太郎還半點神經都沒有地要峰村哥照顧AYUMI,想也知道…不可能吧?當著屋主的面,峰村哥還算收斂,到真太郎離開、AYUMI整理行李後,峰村哥立馬把女主叫到客廳,和她講清楚說明白:因為某些緣故,雖然他超不想和學校同事私下住一起,但暫時不能搬。所以在學校請比以往更相敬如賓,沒事不要亂搭話,在sharehouse裡也是,不要想交流感情啥的,他不搞這一套。

「瞭解!」簡直就像開會一樣正襟危坐。「有沒有問題?」「沒有。」「那麼,解散!」媽啊…還真的當這裡是學校會議?

基本上,峰村哥的路線一開始就是這樣的冷淡無情、冰山一樣難攻不破。至於另一邊的峰村弟,則是個夜晚出沒客廳、喝得醉醺醺、穿著牛郎服(就是牛郎無誤),受人恩情點滴都忘,講話沒大沒小的糟糕男。

前三天裡都覺得我家AYUMI是個受氣包、小媳婦,其實是抖M吧?為了追到漢子,居然沒有翻桌真是太堅強了。其實AYUMI求的也不是什麼過份逾越界線,不就是人與人之間『正常』的交流?見了面說聲「好」、喚句「早」,可以隨便閒話家常一下,但在峰村哥恐怖眼神的威嚇下,她連問聲「假日為何還穿西裝,要出門嗎?」都會事先考慮到,他大概會回說「不關你的事」然後戰戰兢兢、斟酌用詞。

我最介意的就是AYUMI星期一上班日早晨問起峰村哥「你怎樣上班?」時,那傢伙一副了不起的樣子說「開車」,而我們可憐的AYUMI竟然要自行搭公車,就順便載一下會怎樣?貌似對峰村哥來說,就是『會怎樣』啊…

好心替他帶手帕和鋼筆到學校,卻被峰村哥警告說「不是說過在學校不要和我搭話,也不要談起sharehouse的事情。」還死命抓痛了AYUMI的手腕。

更不用說一開始幾日的『請求』全都被毫不留情地拒絕了…

嗚…真是悲催。難怪AYUMI一個人默默坐在客廳裡,會感覺到一陣孤寂感,大嘆:「和別人一起生活真不容易啊!」是啦!對象是那種性格扭曲的眼鏡兄,以及無藥可救的牛郎弟,真是辛苦妳了,AYUMI

整體說來,我蠻喜歡AYUMI的,雖然CG的長相太過可愛軟弱的模樣,然而實際上看她與峰村兄弟相處的情形,確實有倒吃甘蔗、漸入佳境之感。她並不是那種無腦白目天真傻氣的類型,當然也絕對不是強勢霸氣直接吐槽翻桌的角色,要怎樣形容她呢?外柔內剛、雖受挫仍自勵,做事前謹慎思考,是個頗有常識的社會人,卻也不會因他人的冷漠就喪失自身秉持的信念,堅信某些基本原則。

她明知道打招呼可能收到的是冷漠無聲回應,卻不曾放棄以禮相待,雖然認為對方也許會覺得自己多管閒事(無論是阻止峰村哥倒掉給悠月的菜、強逼悠月吃逸生煮的料理或者為晚歸的兄弟料理),還是順著自己的心意與常識去做,頂多就是抱持著「被罵」「了不起自己一個人負責吃完」的念頭。

也許是被踐踏得差不多,所以才會受到一點點的好便覺得喜悅不已。(所以我確信AYUMI是個抖M無誤)一聲晨間的招呼就讓她愉悅,一起用早餐(即使半句話也沒聊)依然能夠滿足,對方接受自己的好意吃下晚餐就滿意了。會不會就因為AYUMI以她不過份逾矩卻又緩慢釋放的善意,才會逐漸攻破了峰村兄弟的心房呢?

AYUMI特別之處又在於她懂得人我關係得之不易,格外懂得珍惜一切,也不會逼得對方太緊。煮了晚餐給對方吃,就索性請求對方洗碗,因為知道峰村哥個性不喜歡欠人情,乾脆講白讓他好過些。

目前玩到MAY16,三種結局的分歧路線上,今晚當然是繼續朝著峰村哥的心攻略去。(嘿呦!)目前的心情是已經把AYUMI當作眼鏡兄太太在看待,看峰村哥板起臉孔說「你可不要得意忘形,到學校後不准和我太親近喔!」AYUMI一副「是、是!我知道了,不可以和你攀談對吧!」了然的模樣,讓我完全確定了峰村哥是傲嬌屬性無誤,但AYUMI可不是個簡單的抖M喔!恐怕她早已從喪姊的經驗裡體認到人與人之間緣分有限,與其執拗度日,不如率直樂觀,她早已看穿了峰村哥的本性,不和他計較口頭上的勝負得失,畢竟兩人感情有進展是事實。

對待峰村弟則是另一種景象。一早就被劈頭咒罵「我最討厭老師這種大人了。」讓她作為教師有些震驚,但AYUMI不曾改變作風,甚至軟硬兼施要悠月吃下哥哥準備的餐點,努力管教他的生活作息,就算遇到那傢伙在毛手毛腳、色氣發言連開,雖然會很窘、臉紅,還是努力克服、當作啥也沒發生過,我認真覺得AYUMI很堅強啊!!都已經逼到悠月抱怨:「愛管我的麻煩傢伙變成兩個了。」沒錯!因為AYUMI可是你未來的大嫂喔!我不禁大笑,大概就是這種心情吧…要不是悠月是眼鏡兄的弟弟,這種染髮、從事不良職業、夜夜笙歌的傢伙,按常理,我是理都不想理的,而AYUMI居然在幾度相處後,還能感同身受說「看來當牛郎也不容易啊!」到底是怎樣一個人啊?無法理解。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arro 的頭像
garro

私立迦羅學院

gar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