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塊出版的一本書,書名叫做『不服從的創新』。在摺頁列出十項讓人變得平凡的方法,正當我洋洋得意數著自己好幾項都沒有時,赫然看見一條寫著「旅行都去英國這種語言通又安全的地方」(針對美國人而言?)猛然插入我的心,說不定我三不五時跑日本,就是陷入這種心態裡?在大陸領略到服務員的冷淡後,除了感謝台灣商家老把歡迎光臨、謝謝惠顧掛嘴上外,就是決定下一回旅行地點要在日本。

去日本旅行四回,雖然稱不上多,但卻是我十次出國裡排名第一的國家,因為文化洗禮當然有關係,語言略通更是容易上手的理由。(話說,明年又要去了。)(謎之聲:中國大陸語言不是更通嗎?為何沒有常常去呢?嗯…果然,『安全』以及『心情』還是更優先的考量啊!)

或許是受到書本的震撼,決定這回出國要脫離舒適圈。於是挑戰觀光旅遊大國的泰國。雖然大家都說在泰國用英文就能大致通行,不會泰語也沒關係。但我多少還是有些不安,所以花了三個月的時間自修了一番,然後就在七月中旅行十五日,親自將所學應用於旅途中。

然後得到了一個結論(會不會太快了?)就是:

「台上一刻鐘,台下十年功」這句話真是至理名言啊!聽再多、看再多,真到當下臨頭之際,能夠說出來的連十分之一都不到,連我自己都懷疑…就這幾句話,你要學三個月啊?!

最關鍵的地方在於,設想揣摩要說的話不是最難的,難就難在你發問以後,對方的回答有大半你聽不懂。常常就在「我要去某某地方。」「你會說泰語嗎?」「一點點。」「不是在這裡,要上了那個橋,然後再左轉右轉前行…(霹哩啪啦一連串話跑出來)」「呵呵…(傻笑中,因為根本聽不懂)」這種情節裡打轉。雖然真的很努力用泰語和當地人溝通,結局還是要用猜的。

抵達曼谷首次使用泰文,就在地鐵MRT買票上。當我認真地將站名『蘇坤蔚』轉換成泰文,要按選購票時,才發現「靠!居然有英文介面。那我努力這麼久是衝瞎?」要稱讚一番的是,曼谷不但捷運購票、標示都有英文名,大多數的景點在路上也都有清楚的英文標示。在大城租機車騎往邦芭茵夏宮時,姐叫我看路牌,結果往往是她更優先看到英文的標示,很有方向感地抵達目的地。

這麼說…學泰文也沒啥鳥用嘛!別這樣說,其實還是有派上用場的。在曼谷BKK住宿時,我們倆翻閱餐廳陳列的曼谷旅遊書籍,某本書作者就坦承自己在前往『三頭象』以及『古城七十六府』時,因為用英文無法與計程車司機溝通,以致於一路上困難重重。

我一早起床就查好此二者的泰文,並且抄寫起來,用來問路時,就都很順暢,完全不需要在計程車司機面前上演「大象大象你的鼻子怎麼這麼長」的話劇。(其實我們是搭公車去的。)所以說,能夠抄寫泰文也是有好處的。

而另一好處則是更實際的金錢。話說泰國在許多景點都有分本國人與外國人價格,如果會說泰文,也許能為你賺來『一點點』好運。我特別強調『一點點』,是因為我真的只賺到一點點而已啊…

在清邁的普屏宮購票處,標示著外國人一人五十元的價格,我於是持一百元對售票員用泰語說「兩人」。沒有想到除了兩張票以外,她還找回六十元給我。表面冷靜,但內心雀躍著,YEAH!她把我誤以為泰國人了。於是高興地用本地人價錢逛普屏宮。

然而就這樣僅此一次了,原本還肖想這樣的方法在別的地方也能夠通行。但是…邦芭茵夏宮與大皇宮的購票處早已用英文寫著『外國人』,又不是看不懂英文,何況誰知道我如果排『泰國人』那個窗口,會不會要求我拿出證件來?基於不主動欺騙的精神,我還是乖乖排『外國人』窗口,即使用泰語購票,也得不到任何好處。至於票價超貴的三頭象與古城,雖然沒有分別的窗口,但是售票員再三確認你是不是外國人,蹩腳的泰文根本掩飾不了什麼,何況都用英文問你了,當然只好含淚說『YES』。

勉強要說,在大城租機車時,也因為我脫口而出用泰語說「可不可降價?」(其實事前抄了好幾句話,結果也只說出這句而已。)老闆娘很爽快地答應,原本一天兩百五十,算我們到傍晚六點還兩百,反正本來就要當天往返,所以還不錯。但天算不如人算,沒想到最後因為加油的事情,其實根本沒有賺到。(還讓他們賺到呢!)

話說泰國租機車最後還的時候油量都要和租的當下一樣,我們遊完大城一圈後,油量就只差那一點點,本來打好算盤在加油站加個十元的油就好。沒想到這樣對加油站員工說時,他們猛搖手說『NO』,為蝦米不可以啊??然後指指油表,表示至少要加一公升以上,可惡啊!泰國一公升油要三十六銖。(所以別再抱怨台灣油價了。)我只好給他四十銖,加油站的人還吃吃地嘲笑我們呢!說怎麼會有人加油只加十元啊?(猜想)姐說「哼!在台灣,我還加過五元的油呢!」(再次覺得台灣人很友善)

實際上在旅行中,需要的泰語就那幾句,但是千萬要用對力氣,否則學再多無關緊要的東西,關鍵時候用不出來,就很傷心。(是啊!我就不知道自己看MV學了『傷心』這個詞是要什麼時候用?)

首先要學的是問路用句。我基本上都是一句話『我要去___』通行,後來搭船還試著用『___可以嗎?』來確認自己搭的船可以到目的地。至於那個___則是用泰文寫在紙上,直接拿給當地人看就好。基本上遇到的泰國人都挺善良,都會提醒你目的地已到,如果沒有人幫你,你也要主動巴著一個人不放,請他協助你。就說『幫幫忙可以嗎?』很少人會說NO的。

尤其在陌生的街道上,正值尿急之際,『廁所在哪裡?』這句話真是助益良多。買完安帕瓦的車票後,我們就直接問賣票的小弟,才終於在便利商店後面、MINIVAN停放處旁的角落找到廁所。對於一個連捷運都沒有廁所的城市來說,這句話非得學起來不可。

至於買東西、飲食,我也一律用『我要這個』這句話來處理。但是人算不如天算,這招在日本已綽綽有餘,到處都是櫥窗外有模型、店內有附圖片菜單的店面。然而泰國可真是超級深澳…有圖片的寥寥可數,泰文菜單我又看不懂,就只會講『海南雞飯』(悲劇的是從頭到尾都沒吃過這道料理),想要看著實物來點菜,有些時候在攤子上連菜都沒擺出來,讓人無所適從。如果要去泰國,多背幾道菜名絕對有利無弊,至少也要分得出菜單上寫的是湯、是飯還是麵吧?

如果喜歡殺價,那再順便學個泰語的數字吧!幸好泰語數字的邏輯和中文一樣,『三十』就是『三』『十』兩個數字擺一起,完全不像西方的數字老是變來變去,我老是弄錯。

喜歡逛書店的我,在泰國也不例外。不過別以為學個三個月就能看啥泰文書,那當然是痴人說夢。不過為了將來哪天也許又會重回泰國,所以我預先在泰國買了幾本書,預備著未來可以好好學泰文。雖然看不懂泰文書,不過教泰國人學習外語的教材,也許可以略通一二。

我買了一本中文學習書籍、一本以前往日本旅遊為題的旅遊外語書,以及一本英泰、泰英翻譯的字典。比起台灣出版的泰文教材編排異常雜亂無章寒酸,泰國出版的外語書籍倒是挺賞心悅目的,或許就像台灣出版日韓英語那種水準吧?尤其是那一系列的旅遊外語,彩色圖案超級可愛,分類完善有系統,要不是理性考慮自己的泰語程度,我真想把法國、德國、香港、韓國等全套搬回家。不知不覺間,出國時購買當地的外語書籍,居然變成我的興趣了。

抱怨某國人不會說英文其實挺沒道理的,不管那個某國是泰國還是法國,畢竟有些人一輩子就生活在那塊土地上,沒有必要也沒有想要學另一種語言。不會英文是理所當然的,認為會說英文就能暢通無阻,其實多少有些自大。本著和當地人親近的精神,旅行泰國的路上,我很努力和當地人說泰語,雖然說來說去都是一樣的話,很多時候他們的回答我也不太懂,但我視此為一場考試,測驗我這三個月來的成果。

而不曉得是自己的英文聽力不太好?或者是果真語言充滿著口音問題?很多時候泰國人和我說英語,我其實不太能理解,就像我對著某位西洋人問「地圖從哪拿?」他滿臉不解的表情令我挫折,讓我懷疑自己的英語是否真有那樣爛?就像我寧可日本人對我說日語,也不要聽他們說英語,我也更寧願聽泰國人說泰語而非英語,並非我歧視他們的發音不標準,反正我的英文也一定充滿台灣腔。

只是因為不管誰說英語,都帶有自己本國的腔調,明明應該可以通的語言,最終卻無法溝通了。然而一國的語言當地人說起來,卻有基本的標準存在,聽多那種語調,反而比較能夠掌握意思。這或許也是我妄想學習多國語言的理由吧!

但是,因為颱風而滯留機場一日的我,早已做好歸國的準備,卻不能如期返國。充滿不確定的泰航,加上貴死人不償命卻又網路、早餐、洗衣樣樣沒有的機場過境旅館,替我的泰國之旅蒙上最後的陰影。甚至因為機場連無線網路都沒有,而暗自覺得桃園機場也沒那樣爛嘛!(雖然會漏水是事實)然後有點懶得說泰語了…

在返國的班機上,就點了『Fish』的餐點,然後空少問我要喝『coffee or tea?』『Do you have black tea?』『yes』『I want sugar and milk.』『OK』『sugar,one more』居然可以順暢沒有任何充滿疑問的表情,以及滿頭的問號,忽然覺得說英文好輕鬆。我知道,這都是超級超級簡單的英文,根本不值得拿來說嘴,只是當你努力說泰語想和當地人拉近距離時,突然間就累了…能夠用彼此都通曉的語言來溝通,即使很簡單,也會讓人鬆一口氣。

依據要去的國度而設定學習外語的目標,而旅行本身則成為實踐與考驗,同時也是獎勵。像這樣將旅行當作目標,去學習該國的語言,或許會成為我將來旅行的一種方式。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arro 的頭像
garro

私立迦羅學院

gar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宣瑩
  • 看的我都笑了.....您的文筆很好....不過旅遊途中"傷心"這句是要怎樣硬用上? 真的需要技巧......(( 是說妳如果算我貴的話 我很傷心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