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動念要學習西語,所以這回假日回家,再度把《完全外語學習法》重新瀏覽一番,也算是給自己再注一針強心劑吧!說到這本書,可是好幾年前所買的,具體說來,大概是五六年前吧?那時我正在學習日語,於鎮上的書店看見有這樣一本書,於是買回家閱讀,感覺書中點出許多人學習外語所存在的盲點,也堅定了我學習日語的方向與意志。

雖然不是語言學習的教材,卻指出了人在學習外語時應該努力的方向和目標,也給予學習上的方法建議,可以說是本教人「如何學習」的書籍。當然,本書畢竟循著社會的流行趨向,以『英語』的學習作為範例,然而當時我閱讀此書是用來學習日語,事實證明用本書所介紹的方法來學日語也通用。

而今,我打算學習自己的第三外國語:西班牙語,再度把此書翻開,想從中獲得堅定的信念與指示。然而此番,其困難度卻更勝於以往。何以說?英語的學習早在國一時,歷經國中、高中與大學(雖然不太認真)幾年的時間,雖然未能學好,卻也有基礎的一些字彙認識;而日語雖然到大學四年級才正式入門,可在那之前,也不知道看了幾年的日本動畫、連續劇,雖不清楚具體的意思,卻也聽習慣了該語言,至少能辨別日語和其他語言的差異。

但,西班牙語對我來說,卻是全然陌生的語言,聽著西語,我無法區別它與韓語、法語或者泰語之間的差異何在?套句書中所說的,到底你對該語言學習的「目的」為何?有需要才有學習的動力,坦白講,即使不懂西語,我的生活也不會有絲毫的困擾。在台灣,舉目所見,要找到運用西班牙語的地方,還真是少得可以…

也正是如此,倘若我能夠遵循《完全外語學習法》的方法而把西語學會,對這本書實用與否將有明確的印證。當然,也能夠給予自己更強的信心,從而相信自己:即使是個全然陌生、不曾接觸的語言,也能夠憑藉方法而習得。

書中提出了幾項關於學習外語的觀念:

(一)學習外語所需的時間

作者認為學習外語就像到某些較昂貴的餐廳用餐,需要有『最低消費』,才能通曉。至於這個具體的數字為何?書本封面就直接了當地寫道:「每天四小時,三個月建立基本語言架構,六個月能做一般性溝通,一年可流利用該語言思考,兩年如母語般溝通無障礙。」換算一下,分別約略需要三百六十小時、七百二十小時、一千四百四十小時與兩千八百八十小時。

有了具體的時間量,學習起來似乎也有個可追逐的目標,而不至於產生初時的挫折感。最重要的是『短期而密集』的觀念,的確…比起我們學習英語的國、高中六年光景,這兩年實在短得驚人,然而要有的覺悟是每天必須投注的時間需要多達四小時。想來,當初之所以能夠學會日語,也是因為實習那年每天下班後,就在房間裡打上三、四小時的日文遊戲,與此說法可說是不謀而合。

於是,作者鄙棄坊間諸多以「一週」「一天」能學會英語的速成學習法,我也頗有同感,對那些用以吸引人的標題,實在不需要太過認真。但,在剛起步的起點,是幾乎看不到成功的終點,許多人也會因此而倍感挫折於是放棄,所以替自己做一些可以測量的紀錄,似乎可以激勵自己。

不管是騎單車還是閱讀書籍、做手工藝,我都有習慣做紀錄,並不是什麼複雜麻煩的敘述性文字,而是些統計數字。騎單車前,我會把里程表歸零,騎畢則寫下自己該趟騎了多久、騎了幾公里;閱讀完一本書,則記錄下它是今年度所讀完的第幾本書,一年結束時,則清楚該年度總共讀了幾本書;做手工藝也會統計自己共做了多少個。

成就雖然並不能全然以數量決定,一本厚實的書與一本輕薄的書也的確不可相提並論,但我也並非那種為了數量而胡亂灌水之人,數字化、計量化無非是讓自己有前進的動力。於是,開始學西語後,我會把當天學習西語的時間記錄下,再統計該日學習的時間量,以及從第一天開始至今學習的時間總量,如此一來,心裡就很清楚,要邁向目標的『三百六十小時』『七百二十小時』等等究竟還有多少差距?

由此,我想到走在陽明山登山步道上,每隔一段距離就會有一牌子,上面寫著如今所在位置,已經走多少路程,距離下一個目標還有多遠,有這樣的牌子存在,總讓人感覺自己的確是向前行的,是有所進步的。比起盲目的亂竄,更能激勵人往前走。

(二)學習外語的目標

也不曉得是否受到聯考荼毒過深,其實我對於考試挺反感的,能不接觸就不接觸。所以學習新的語言,我完全沒有想要考認證或者參加補習班的念頭,只因為覺得在進度壓力下,老師不免用考試測驗的方法迫使人學習。而這對我學習恐怕不是件好事。

然而,沒有考試測驗,難道就沒有學習的動力嗎?我又不是教育部口中那些將要面臨『十二年國教』的國高中生?正因為沒有誰逼我,我愛學不學是自己的是,之所以繼續,就是因為自己想做,那股動力遠勝於他人迫使。

既然是自己決定的,學習西語的目標也由自己所訂,不需要配合任何人的要求。《完全外語學習法》的作者認為外語的學習至少要達到能用該語言思考的程度才算達成目標,這目標要達成,則首重聽說,至於讀寫,可以不必,也不必非得到能言善道的水準,只要辭能達意即可。

是的,這也是我想企及的水準:能夠聽到該語言,直覺反應知道是何意思,不需要經過再一層的翻譯;能夠直接從口中說出要表達的意思,不需要先思考中文再翻譯成外語;可以聽得懂電影、音樂與當地人的對話,可以與他們做簡單的溝通會話。

我不需要一張語言的認證,也不需要厲害到具有學術研究的程度,一旦認清楚自己所為為何,在努力時就不會產生疑惑與徬徨,不需要為了自己測驗考試幾分而憂鬱,一種語言最重要的還是『使用』,正因為我已不再是學子,犯不著為了誰而學習,也自可以按照自己的節奏來學習,這是最愉快的事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私立迦羅學院

garr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靜宜劉
  • 能以過來人的身份談自己學外國語的經驗來激勵立志學習者誠屬不易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