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學期第一次擔任科任老師,轉眼間已是第四週了,我才稍稍有點懂得科任老師該如何自處。

可以說,從導師轉科任,會有種大大鬆口氣的感覺,實在是因為導師有太多事情要做,晨會通知單裡羅列的,幾乎沒有幾項是與科任有關,導師卻必須逐一提醒自己。光是晨間、午休、打掃時間沒有學生要管,就足夠愜意了,再加上除非特殊狀況,否則鮮少要面對家長的問題,不再需要隨時提心吊膽的。

以一堂課的內容來說,身為導師往往不必準備得太過詳盡,大概大概就好,而實際上也不太有時間準備得很細節,實在是因為一週二十節課,每一節課都是獨一無二的,教過一次就結束,除非複習,否則不太會回顧過往。以我的狀況來說,擔任導師時的備課,大概僅止於確定該堂課的授課範圍,以及大略知道可以運用的教材有哪些即可。

然而擔任科任老師,正因為同樣的內容要教上七遍,心裡會有種壓力,覺得必須要盡可能地給予學生最詳盡的知識,於是絞盡腦汁地去準備每一節課的內容,從板書筆記該怎樣寫,到要舉什麼當例子,以及遊戲進行的步驟等等,全都在腦海裡練習幾回,甚至在紙上沙盤推演。雖然我得說,這樣過份緊張的結果,未必比隨性所致來得好,但總之心裡覺得踏實。

可以說,擔任導師時,課程較為鬆散、隨性,因為你需要極多的時間來督導日常行為表現:下課玩耍是否有所爭執?打掃時間是否有盡力?回家作業是否還沒補完?上課時是否不夠專心努力?是否有某些偏差行為?導師的腦海裡隨時要備有一些教訓人的小故事:有學生被誤會偷看人考卷,那人說自己只是撿橡皮擦而已,你就會舉個『瓜田李下』的故事來告誡。導師更傾向『人師』。

而科任老師則從鐘響完踏進教室一步,直到鐘聲響下課踏出教室外之間,必須要認真地填滿一節課,很難放任學生自行書寫回家作業,打發剩下那半節課。於是科任老師的嗓子不免耗損得比導師還嚴重,因為整節課都在不停地『講授』,明知道這不是很好的教學方式,但坦白講…觀看影片,尤其是不太令人感動的教學影片,似乎也未必能使學生更專注。科任老師的腦海裡,必須挹注的則是與課程相關的知識內容,似乎更傾向於『經師』的角色。

而一如前述,導師的課程再怎樣都只上一回,好也過去、壞也過去,所以在教具或者內容的準備上,我有種保留的心態。總覺得倘若花上兩節課甚至三節課的時間去準備只上一節四十分鐘的課,似乎很不划算,也缺乏投資報酬率。那時候,我學會用最精簡、最迅速的方式備課,倘若失敗了,心裡的負擔也沒那樣大。

反之,科任老師的課必須一連上七個班級,如果第一次教不好,還有重新修正的機會,第二次、第三次就會愈來愈好。也因為要上七個班級,總覺得花點時間準備是划算的,所以教具也好、資料也罷,都會盡自己的力量去做,雖不敢說豪華,至少比導師時候的自己來得認真吧!不知不覺間,也會將自己投入那個主題裡,對其有更深入的瞭解、更深刻的體會。

以上多談課程,至於人的部分,導師要面對的與科任老師要面對的,也大不相同。若以表演來形容,導師更近於『駐店歌手』,在某家店裡固定演唱,要面對固定的一群客戶與觀眾;至於科任老師則近於『巡迴歌手』,他們遊走於各地,面對的觀眾也大不相同。前者會以自己的能耐去改變學生、家長,後者無寧說是要自己去配合該班級的氣氛與環境,雖然說科任老師也會形成自己的一套規則,使學生遵守依循。

擁有固定的家長與學生,會有種熟悉感,喜歡的人也好、討厭的人也好,總之都是日日要見面的人。但科任老師只要離開教室,就可以揮揮衣袖,不帶走一絲雲彩,瀟灑至極。當然那也與我絲毫不想與學生建立深厚關係有關…

更特別的,則是我從『觀看者』變成『被觀看者』。身為導師時,雖然大多時候為了使科任老師感覺自在,我都會離開教室到別處去,但偶爾也會就窩在桌前改作業,科任老師的授課就這樣流入耳中…精彩的內容,有趣的活動,以及偶爾令人會心一笑的笑話。那時候的我是個觀看者。雖然因為教室位置的關係,我也多少習慣了前後走廊人來人往的情況,不太會介意自己的教學是否被人看光光。

但不一樣的是作為科任老師,立刻變成『被觀看者』的角色。特別在如今學校教室這般壅塞的情況下,連學年辦公室都沒有了,即使是科任課,導師也多半無處可去,於是科任老師往往要在導師面前教學、上課。都說校長、主任巡堂會讓老師壓力大增,那科任老師每一節課都在導師眼皮底下進行,豈不是更神經緊繃了?幾乎每一節課都是教學視導、教學觀摩嘛!

如此說,我能夠不努力點備課嗎?就算不是為了讓學生學到很多內容,起碼也不能爛到讓導師在我背後說閒話,彼此耳語竊談,讓不利於我的流言四散…只是,人大概是種習慣的動物,最初感覺不愉快的感覺,不知不覺間就會適應了,然後視若無睹。

最初,我也會介意自己教室的後走廊就在他人來來往往的行政樓旁邊,總覺得隨時有科任、行政人員經過那裡,自己的教學隨時暴露在他人眼中,非常沒有安全感。但日久便習慣,甚至將那些人的存在都看做是不存在,也不覺得有何奇怪了。正如同擔任科任老師四週來,我也漸漸會不管教室裡是否有導師,該教訓學生就會教訓,也不會給面子留餘地。甚至也習慣了自己的教學暴露在他人眼中的情況,雖然偶爾也會有些感嘆:為何我不能看看其他人的教學情況呢?我也想在他人的教學裡,獲得一些成長啊!

只能說,不管何者,重要的是先把自己準備好,若不做虧心事,又哪怕他人瞧?不因為有督學到訪而過份緊繃態度,也不因為沒有人巡堂而鬆懈隨便。世事不就如此?做好難道只為了讓人看?輕率只因為無人管?倘若如此,那豈不太過悲哀了嗎?我只願意保持一份平常心,無論如何都盡自己的能耐本心去做。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私立迦羅學院

garr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