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窮書生』可以一言以蔽之書中文士們的立場,只是我從沒料到會看到這麼窮酸味濃重的言語,就好似身處在這個M型社會裡,網路上老是有人看不慣那些政商名流的言行舉止,總愛用嘲弄、不屑的態度談論他們。

某甲說:「不仁可以邀富。」反正你們這些人的錢,還不都是些骯髒錢。

但說出這種話來,就能顯得自身較為清高嗎?我萬分懷疑。粉飾自己的貧困窘境,指責高官的揮霍奢侈,都無法改變任何社會的情形,但正因為這是群讀過書、會拿筆的人,所以他們才能藉著文字將自身的苦悶一一揮就,就一如有人整天在網路上打筆戰,尋求點現實裡的不到的尊嚴吧!

張潮一向努力掩飾自己生活的困頓,甚至寫了許多自我安慰的話語,然而偶爾也會不經意地流露出自身現實的窘況:「境有言之極雅,而實難堪者,貧病也。」活在這樣的現實裡,他也不禁承認那其實很是『難堪』。幽默點的網友則這樣自嘲:「我幸得極雅之境。」至少說起來是『雅』而不『俗』,但箇中滋味只有懂的人知吧?

當然也有人乾脆就承認自己的無能,就坦白自己其實很愛金錢。張潮才立定決心對自己說:「為濁富不若為清貧,以憂生不若以樂死。」那個某人就在一邊小聲嘀咕:「我寧願為濁富。」拜託~用錢砸我的臉吧!就好像之前大陸的某富商來台送錢,有人以為這樣未免過份瞧不起人,可其實也有許多人不在乎自己有沒有尊嚴啊!「不食嗟來食」那得是尊嚴還熬得過苦難時才做得出的事情。

也有人沒那麼卑賤,他的心願小得很。聽聞張潮道:「春雨如恩詔,夏雨如赦書,秋雨如輓歌。」他只會想到:「我輩居恆苦飢,但願夏雨如饅頭耳。」希望天上能降饅頭雨,如此卑微竟也無法達成,也難怪連志氣這種東西都消磨了…

自然,還是有些人始終堅持自己身為文人的尊嚴,只要聽到瞎米『富貴』之類的字眼,就會起大大反感。當張潮感嘆道:「才子富貴,定從福慧雙修得來。」有些人不但有學問還富貴,那大概是既有福又有慧根吧?某人卻大不以為然:「寧可拼一副菜園肚皮,不可有一副酒肉面孔。」哼!有錢就喝酒吃肉,哪裡還能有什麼才氣?我才不要跟他們一樣同流合污呢!

不會有這種時候嗎?當你看到某些人不但有錢還挺有學識,然後忍不住嫉妒:「那還不是錢堆出來的?和我這種人是活在不一樣的世界…」帶點不屑、不以為然,但其實有點欣羨。

但這種傲骨有時候連張潮也看不下去,他寫道:「富貴而勞悴,不若安閒之貧賤;貧賤而驕傲,不若謙恭之富貴。」你們這些憤青,也該收斂一下那種劍拔弩張的氣質吧?學學某企業家,看他多謙虛、多懂做人。

但這哪裡是能夠收斂得起的呢?一人說:「富貴而又安閒,自能謙恭也。」另一人附和:「富貴而又謙恭,乃能安閒耳。」哼哼!要是我也像他那樣有錢,當然就能夠培養出那種謙恭安閒的氣質啦!

就是因為活得沒尊嚴,終日為生活所困,卻又不甘心像那些不識字的莽夫一樣認命,才會有這樣帶點酸氣、睥睨又不悅的言語。那是自尊想要維持所不得不擁抱的一個防衛啊!

美好的景致看在許多為生活所苦的人眼中,似乎也不再能夠維持那美好的假象…張潮的小確信是「窗內人於窗紙上作字,吾於窗外觀之,極佳。」只是窗內人寫字、窗外人觀之,便覺生命有種不可思議的美好。然而那某人卻硬要戳破彩色泡沫,點出現實:「若索債人于窗外紙上畫,吾且望之卻走矣。」如果是地下錢莊的人在我家窗戶外面寫油漆字,我可要腳底抹油、落跑了。

聽起來可真有點荒謬得可笑,極美與極糟,其實只在乎一線之隔。而作為一個窮文人,既嚮往生活裡的一點悠閒美好,卻又要被生活七樣事所糾纏,到底如何才能活出自我的格調呢?這在經濟日漸慘澹的今日,似乎有種熟悉感。

張潮當然一貫地用諸多正面的話語來激勵自己:「文名可以當科第,儉德可以當貨財,清閒可以當壽考。」重點是人的內在,有學問比學歷重要,當個有品德的人更勝於作有錢人,如果被裁員或放無薪假,就乾脆當作休息養生吧!

可是這樣的話安慰不了某些人,他說:「此亦是貧賤文人無所事事自為慰藉云耳,恐亦無實在受用處也。」都是些鳥話啦!沒工作沒錢,我們一家老小要吃什麼啊?!這是認清立場的人所說的話,他們瞭解那些貌似漂亮的言語其實填飽不了肚子,就承認自己很窮很可憐吧!(同樣的話恐怕也安慰不了長期失業在家的人吧?)

偶爾張潮會有所疑惑,為何書上所說的與現實的模樣竟大不相同?「擲陞官圖,所重在德,所忌在贓,何一登仕版,輒與之相反耶?」都說要重視德行,千萬不可以貪贓枉法,但為何一旦當了官,一切都與之不同了呢?那些教訓跑哪去了?

旁人笑道:「所重在德,不過是要贏幾文前耳。」政見都說得很好聽啦!還不是用來騙選票的。

另一人更早已看透了:「仕版原與紙版不同。」當選以後,政見就可以不用管他了,本來就這樣嘛!

不單政見與實踐的差異令人困惑,便是書上的教訓與社會裡的規矩,其實也大不相同。張潮恐怕也是在涉足其中後,才深感盡信書不如無書的道理吧?即使是在迂腐的文人,也有認清現實的時候,而那反而點出了書中的世界仍不足以讓人逃避躲匿。

最後,張潮問了個頗有趣的問題,其實也是我在思考的問題。「文人每好鄙薄富人,然於詩文之佳者,又往往以金玉珠璣錦繡譽之,則又何也?」自視為知識份子的人往往都瞧不起富貴之人,認為他們『俗氣』,當然那些不識字的農樵漁工們就更沒有談話的餘地了。可這到底是文人果真自以為高尚、對財富不屑一顧,視若糞土?還是其實只是嫉妒心作祟,吃不到葡萄於是說酸的道理?

網友們提出各種論調:「富人嫌其『心堅』且俗耳,非嫌其珠玉文繡也。」我只是不喜歡富人的俗氣,可不是討厭錢喔!一人說:「不文雖富可鄙,能文雖窮可敬。」簡直有說和沒說沒兩樣,總之我窮而且能文,所以讚。最後一人倒是說出了真心話:「富人之可鄙在吝,或不好史書,或畏交遊,或趨炎熱,而輕忽寒士。若非然者,則富翁大有裨益人處,何可少之?」有錢人真正討厭的地方就是吝嗇,尤其是對咱們文人很吝嗇,那種臉色讓人超不爽的,要不是這樣,那麼交個有錢人朋友也沒啥不好的。

簡單講,倘若富人對自己好,那就是好富人,如果富人對自己不好,那就是俗氣沒水準的壞富人。有沒有很自我中心啊?YES!這就是文人嘛!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私立迦羅學院

garr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