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上看沒幾頁,我就覺得張潮是個很主觀認定的傢伙,倘若他真的架設一個部落格,恐怕應該在入口處就先警告網友:「此乃文藝份子的聚集處,私心主觀認定有,無法接受者請速離去。」

只是往昔的教育,讓我們看到古書就忍不住奉為聖典,以為裡面的一字一句都屬絕對,也不問是非對錯,一律予以接受,甚至還引用來支持自己的論點。我得說,比起明代八股取士的時代,遇到古代的典籍時,今日的人其實未必更懂得思考,很多時候依然囿於權威。

來看這幾段文:「讀經宜冬,其神專也;讀史宜夏,其時久也;讀諸子宜秋,其致別也;讀諸集宜春,其機暢也。」「花不可以無蝶,山不可以無泉,石不可以無苔,水不可以無藻,喬木不可以無藤蘿,人不可以無癖。」「賞花宜對佳人,醉月宜對韻人,映雪宜對高人。」

是誰規定哪個季節就該讀什麼書?而木石花草上頭該有什麼東西在又豈能強求?甚至還規定某些時日就該和某些人一起,會不會太…了?然而我可以預料,也許現在依然有某些學校補習班,會要學生將這些細節背誦起來,因為考試會考。但誰知道這些不過是張潮自己私心認定的,他高興他喜歡他快樂這樣做,就算有點做作、有點自以為,但這就是他自認為的美學吧?

當然,有些時候張潮過份篤定斷然的態度會讓人深感不悅,像他講到姓氏:「蓋姓實有佳有劣,如華如柳如雲如蘇如喬,皆極風韻;若夫毛也賴也焦也牛也,則皆塵於木而棘於耳者也。」便充滿了個人偏見,把某些姓氏貶得一文不值,我想恐怕也不獨他一人如此吧!也難怪讀小說,只要看到姓『牛』的肯定當不了主角,最多也只是個無關緊要的小配角而已,慘一點還淪為大反派。

其實張潮是個『視覺系』『外貌協會』的成員,很多事情總要以「美不美」作為標準,除姓氏以外,論樂器亦然:「宜於耳復宜於目者,彈琴也,吹簫也;宜於耳不宜於目者,吹笙也,壓管也。」總覺得吹嗩吶、喇叭的人很可憐,總是得不到文人的賞識,即使再好聽也一樣…當然,似乎也不僅止於古人而已,今人也未必更高明些:我大學室友堅持學國樂要學笛或簫,切不可以學敲鑼吹嗩吶,因為沒有哪個俠客文人會奏這種樂器的;至於乙女遊戲或少女漫畫也總讓小提琴、鋼琴當作主角的樂器,哪裡見過敲定音鼓的帥氣男主角?(那是給搞笑角色用的。悲~~)

讀書讀到某種程度以後,張潮也顯得有些不顧民生疾苦,只管自己高興就好。他異想天開地說要寫信給雨神:「吾欲致書雨師,春雨宜始于上元節後(觀燈已畢),至清明十日前之內(雨止桃開),及穀雨節中,夏雨宜於每月上弦之前,及下弦之後(免礙於月),秋雨宜于孟秋季秋之上下二旬(八月為玩月勝境),至若三冬,正可不必雨也。」總而言之,某些日子我要賞花燈、看月亮、戶外踏青,老天爺你千萬不要給我下雨,其他時候就隨便你了。

這豈不是和某些小鬼說「好希望下星期颱風來喔!這樣就不用考試了。」「搞什麼啊!為什麼假日都下雨?我都不能出去玩了。」是一樣的道理?也不管水庫的水都已經低到看得到樹根泥土了,也不管農作物都快要乾死了,只管自己的感受就好。最糟的是…還有人附和:「君若果有此牘,吾願作致書郵也。」也難怪了,物以類聚嘛…

 

雖然張潮盡量粉飾自己的生活,努力營造出一種「文人雅士的悠閒日子」模樣(就好像現在很多部落客喜歡製造出一種自己過著很有品味、很充實日子的樣貌),但偶爾也會小小的抱怨一下,這時候,你才覺得自己似乎看見張潮真正的生活。

他說:「蠅集人面,蚊(口最)人膚,不知以人為何物。」TMD!老是被蚊子咬,蒼蠅在身邊飛來飛去,你們是不曉得本大爺是誰嗎?

像這樣的純抱怨文你是不是也挺眼熟的?馬路很塞、路面不平、天氣太熱、上司太機車等等,生活中無事不可抱怨,也有許多人的噗浪上盡是這種文,別覺得自卑,像張潮這種知識份子也會發抱怨文,就不會覺得自己低人一等了。(不過記得,別讓千百年後的某人,像我這樣寫文章吐槽就好。)

又說:「清宵獨坐,邀月言愁,良夜孤眠,呼蛩語恨。」呿!最近有點小小的憂鬱,害我失眠,只好跑到陽台上吹吹風…(順便發個簡訊到噗浪,看有沒有人回文?)

那是當然有的啦!某位走遍大江南北的背包客便道:「此逆旅無聊之況,心齋亦知之乎?」挖賽!我還以為只有像我這樣自助旅行的人,才會睡不好覺,沒想到你也懂啊!真是真心人。

 

若你以為張潮就只是個閒來無事就亂發文,都不幹些正經事的人,那就錯了。偶爾…(也只有這難得的偶爾一次)他會勵精圖治,告訴自己說:「不致生產,其後必致累人;專務交遊,其後必致累己。」唉啊!最近玩太兇了,要振作精神了,我想可能最近不能夠常常上網了,老婆要我找份工作、賺錢養家。BYEBYE

而回文者也不乏其人。

有人說:「晨鐘夕磬,發人深省。」說得也是,看來我也該下線了。

有人不以為然:「若在我,雖累己累人,亦所不悔。」哼!誰管他們啊!我就是愛上網、愛PO文、愛浪費人生。

還有人冷眼笑道:「今之人未必肯受你累,還是自家隱些的好。」你自己小心為上,出了事情可不會有人保你,大家只是網友一場,沒有真感情的。

 

除此之外,張潮也會心血來潮時有些怪異的點子,那是連他人也未必能懂的世界。他說:「才子遇才子,每有憐才之心;美人遇美人,必無惜美之意。我願來世托生為絕代佳人,一反其局而後快。」轉世投胎的時候,我想要當個美女耶…絕對要對其他女人好一點。(誰知道這個美女的性向其實是?)

不過這話題似乎不特別熱中,一人有點小尷尬地帶過:「俟心齋來世為佳人時再來議。」等真的實現再說吧!(這傢伙腦袋會不會有點?)一人則想要點承諾:「再來時,不可忘卻。」如果真的實現,不要忘記我喔!(就算本來是個男的,如果投胎是美女,也不錯啦!)

 

若要一窺張潮的生活環境,這句話大抵可見其一二:「居城市中,當以畫幅當山水,以盆景當苑囿,以書籍當朋友。」簡單講,如果沒辦法在寬敞空間裡被自己所愛的一切所包圍,那麼即使狹窄點、即使是偽物,也要自我安慰一番。住在鐵窗包圍的公寓裡,牆上掛著看板娘的海報,桌上櫃子裡擺滿模型,書架上還有成套成套的漫畫輕小說…

也難怪友人要讚一句:「心齋先生,置身於畫中矣。」好耶!真是蒐集完備、令人欣羨。(也許張潮還附上一張房間照片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私立迦羅學院

gar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