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面對先前論及的五位姑娘:李鏡花、溫情、張一女、嚴魂靈、唐仇,若以嚴苛的眼光來看,鐵手都可以說未曾動情。如果要說的話…唯一一個叫鐵手像大姑娘般羞答答、臉紅的,卻是另有其人。

『他』就是燕趙。

燕趙對唐仇似乎總有種「特殊」的感情,當唐仇任性妄為、下手狠毒,存心要打擊鐵手一干人等時,是燕趙在她背後挺她,不管唐仇再怎樣胡作非為,他這四大凶徒的師兄還是罩著這師妹。每次唐仇登場,也總少不了燕趙隨行在後,他的重要性可不小…

更重要的是:鐵手遇上了燕趙,才更顯露出他那英雄惜英雄、以禮相待的謙恭姿態。

燕趙上前一步。

他長得十分高大。

簡直巍峨。

他一長身,已把唐仇攔在身後。

由於他太過魁梧,以致簡直像是一捲袖便把唐仇「藏」了起來似的。

他跟鐵手面對面。

他第一句話便說。

「對不起。」

鐵手馬上肅然起敬。

他也知道自己遇上平生頭號勁敵了。

一個絕對有把握打殺敵手的人,居然仍保持平和心胸,肯低聲而不下氣,跟敵手致歉,這人本身必定就是個極有信心,甚為強大的人。

只有失去信心的人才會傲慢。

只有極自信的人才會極謙遜。

所以鐵手馬上拱手:

「謝謝你。」

兩人都是聞絃歌而知雅意,兩者都是惺惺相惜,英雄互重,誰也沒有在禮數上虧了對方。

見鬼了!這還是在戰場上嗎?這還是武林高手刀劍對決嗎?我忍不住懷疑…但也正因為溫瑞安這樣寫,才顯得鐵手與眾不同,又更顯得燕趙不是等閒之輩。即使兩兵交戰,也始終光明正大、以禮相待,直到拼個你死我活,也是生死由命,無從怨尤。

正因為看到鐵手對燕趙如此不同,不同於對唐仇的殺機,才更讓人疑心起…鐵二捕爺,你是哪兒吃錯藥了嗎?你打算要和燕趙稱兄道弟來著啦?

更謎的則是鐵手對燕趙的表情:

燕趙微喟,轉望鐵手:「看來,這一場是無法化解的了。」

鐵手誠懇地道:「燕兄,只要你和你那三十一名女弟子不動手,這件事還是與你無關的。」

燕趙笑道:「怎麼?行俠仗義的名捕,正人君子的鐵二捕爺,居然要離間我和唐師妹了!」

鐵手臉上一紅,赧然道:「對不起,我不該這麼說,請原諒。」

他這樣一說,燕趙亦為之肅然。

他肅然是因為鐵手一點也沒有自以為是。

鐵手並不以自己是俠道中人而自恃。

他尊敬對手,他更尊敬敵人之間的義氣。

所以他坦然認錯、致歉。

這要非常人的胸襟、非尋常人的心態才能做到。

所以燕趙肅然起敬。

因為他知道遇上了敵手。

大敵。

喂!我沒有看錯吧?鐵手遇到所有的女人,笑雖然是笑,但也有好幾種:從容不迫的淡笑,輕鬆的嘻笑,最常的往往是苦笑。但從來不曾見他露出這種「臉紅的赧笑」,這可是對燕趙獨一無二的待遇啊!噢!光看他表情,我就覺得一向剛強渾厚沈穩的鐵手,簡直就像個大姑娘似的。(意思是受?)

不管是哪一種,對鐵手來說都是極不尋常之事。要我妄想,那可就有趣了…此三人之間構築成一個三角關係:燕趙喜歡唐仇,唐仇對鐵手愛恨交織,而鐵手看燕趙則是惺惺相惜。以致於現在再見到唐仇、燕趙雙雙登場,要找鐵手麻煩時,我心中湧起的便是一股甜蜜蜜的滋味,簡直就像是一種找碴外兼戀愛嘛!(雖然實際上,鐵手、唐仇、燕趙三人都不曾因為私情而誤了大事,一切純粹是我個人腦中補完、妄想的感受。)

創作者介紹

私立迦羅學院

garr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