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魂靈

嚴魂靈是到了『少年鐵手』第四冊才登場的人物,她是神侯府的總管,雖然登場如此晚,但因情節算是回顧,所以估計與鐵手相處的時間頗長。(畢竟是個總管,鐵手總有回神侯府的時候,不免有所接觸。)

要說個性,嚴魂靈的性格算是我挺喜歡的一位。簡單說,她就是個大剌剌、不拘小節的傻大姊。在神侯府她有所謂「三不管」的本事,是到達連諸葛神侯都難以管的地步:一是她炒熱氣氛的本領,二是她拉攏關係的能耐,三則是她嫁人的頻繁,因為已經嫁了九回,所以有「嚴九嫁」之稱。

嚴魂靈恐怕是四大名捕所有角色裡最適合搞笑的人,比起鐵手無情冷血當然樂勝,就是和追命比,也絕對毫不遜色、猶有過之。只要看到她的時候,就是一整個歡樂,嘻皮笑臉、情緒忽高忽低,別的女人唯恐自己被叫老了,她大姐卻豪不在乎地自稱「老娘」,真是一點女人味都沒有了,可…我卻覺得可愛!

和鐵手的過節(?)該溯及舊往:嚴魂靈從小父母就怕她嫁不出去,老替她相親,可嚴姑娘坐沒坐相、吃沒吃相,人家要不是嫌她手大腳大嘴大就是胃口大,甚至有那噴飯、打噴嚏把鼻涕噴到人臉上,以及喝醉酒以致於打人鬧事的事蹟,所以幾乎沒有能成功的。

放棄相親後,嚴魂靈決定當伴娘,偶然有一次,她看上一個伴郎,那人偶然也姓鐵,就在兩人就要成好事時,那鐵郎君就此溜走、一去不回。原來那鐵郎君曾犯大案,便派出鐵手鐵游夏來抓他,一聽到鐵手要來,鐵郎君立刻逃命去了,拋下嚴魂靈不管。

自此,嚴魂靈就把這「拆散大好姻緣」的仇記在鐵手頭上了。她既不是鐵游夏的對手,更不想神侯府鬧內訌,所以立下重誓:非要讓鐵游夏叫她聲「大嫂」甚至是「親家母」,以洩他棒打鴛鴦之恨。

說起這段過去,我想鐵手一定沒想到自己不知不覺間已經招人怨恨了。是啊…以他那樣直來直往、剛正不阿的個性,怎會想到自己盡責抓賊,卻壞了人家的姻緣呢?想到他會莫名打噴嚏,不知是被誰在背後說壞話、詛咒的模樣,就覺得可愛。

再說,就算嚴魂靈想要嫁給鐵手的師弟,那也只有兩個選項啊!追命和冷血。冷血一看就不行!那對她來說可是小弟弟啊!縱使她風韻猶存,又怎能這樣硬啃嫩草!?而且我直覺就浮現…冷血以極有禮貌、不解風情的態度對這個總管大姊,完全不覺得自己應該要對她有所感覺,遇到這種冷感男,嚴魂靈怎麼可能吃得下啊?

那追命呢?倒是有些些機率,畢竟兩人在之前還有一面之緣。落魄的追命喝著酒,安慰著嚴魂靈,甚至義不容辭地說「如果有幫得上忙的地方一定幫!」然後替她付了酒席的帳。不過這兩人怎樣看都比較像「哥兒們」的感情,像歸像…卻很難有啥激情發展。

就算她真的打算誘惑追命、冷血,鐵手知道這事難道可以置若罔聞嗎?若是循此發展,接下來恐怕很耐人尋味呢!

可是她言名:

「絕不嫁給鐵手。」

原因?

一、這個男人太好了。

太完美了。

所以一定不是屬於她的了。

在嚴九姑娘心目中,曾經滄海,歷經滄桑,所以,會萌生這種想法:「這麼完美的東西一定不是屬於我的。」

二、這男人連家務也做得那麼好,連她的特長也顯現不出來。

總不能跟喜歡而且很會做家務的男人比做家務啊!

三、這男人比較適合當兄長,不太適合做丈夫。

怎麼說,鐵手也只像個好哥哥。

坦白說,嚴魂靈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與這樣一個接近完美的男人談戀愛。

談戀愛的男人,愈有缺點,愈是容易駕馭。

但鐵手幾乎沒有缺點。

接近完美。

她卻喜歡有缺點的男人。

缺憾,有時才是一種絕美。

天啊!我真是超級認同嚴魂靈這番話,在我(現在的)心目中,鐵手就是個近乎完美的好男人,所以才更難替他找個好對象。因為很少有人能讓他顯得動搖、崩壞。正如她所說,鐵手適合當個好哥哥,而如果一個好哥哥輕易露出獸性,把人壓倒,我一定會很…SHOCK

可,當初閱讀這一段時,猛覺得嚴魂靈這席話莫非暗指她對鐵手有意?可是,再仔細思考一下,或許那真是她的肺腑之言。她寧可選擇一個有所缺憾、自己配得上的對象,也不要將滿心交給一個過份完美、高攀不上的人。

所以她與勇猛的「拚將」陸破執可以打打鬧鬧得如此輕鬆,甚至對他的身體有莫名遐想…我又轉念一想,那句「缺憾,有時才是一種絕美。」指的莫非是無情?除了他以外,誰還擔當得起「絕美」這二字?果然他那傢伙真能激起女人的母性溫柔啊…(嘆)

到最後,我的結論竟然是…說不定,這兩人還真沒辦法拉在一塊。雖然我很欣賞嚴魂靈的個性,那樣大姊頭的架勢、嬉笑怒罵的態度,也許相處起來會輕鬆許多。但誰知道,這樣的女人也許終究要談一場注定沒有結局的悲戀?默默繼續她嫁人的宿命,卻始終得不到她真正想要的。

創作者介紹

私立迦羅學院

garr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