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情

老字號溫家的才女溫情,鐵手與她初會在朝天山莊上,她扮作在將軍夫人旁服侍的小老媽子,卻被識破,鐵手抓住溫家的人要脅獲取情報。

溫情道:「回答問題,只是要你放人,你放人不代表我們也放你一馬。」

鐵手笑了起來:「妳真認真。」

溫情嗔得沈住了臉:「認真一些兩無怨懟。」

鐵手笑道:「這樣的性子,我很喜歡。

溫情臉上一紅,板著臉孔道:「我不需要你來喜歡,你有問題,快問,有…那個…就快放!」

難得看到鐵手如此輕鬆從容的模樣,甚至帶點兒…調戲?其中最讓人介意的,果然是那句話吧?「這樣的性子,我很喜歡。」能叫鐵手坦然道「我喜歡妳的個性」恐怕很不容易呢!光憑這句話和鐵手那毫不在意的笑容,就可以萌上一陣子了!

至於溫情這人,據文章描述,她是個很靈、很活的一個生香的活色。但為何從這段對白當中,只覺得這丫頭莫非是傲嬌?表面上死正經、嗔怒,可實際上卻是有些高興的,你不能不懷疑…溫情也是有那麼點意思的。

不過傲嬌也是會反攻的,尤其這是武俠小說,而溫情也不是那種只會等著人拯救的弱女子。(不像李鏡花一般)

溫情巧笑倩兮調皮地轉向鐵手,「我得先考考你。」

鐵手道:「我一向很蠢,考我是讓我出醜。」

「不考你腦袋,」溫情笑得水靈水靈,道:「考你膽量。」

鐵手苦笑:「我只有黃膽病。」

溫情伸出一隻手。

……

她的手指捺向鐵手的鼻子。

鐵手的眼也不眨。

但神情有點尷尬。

「我的手指將碰上你的鼻子,你的鼻子好大,又高,鼻頭多肉,我想碰碰。」她眼裡的水光閃靈閃靈,「你當然知道,我是『老字號』的人,溫家的女子,我渾身都是毒,是沾不得的。」

鐵手望著愈移愈近的手,苦笑道:「我知道,我也記得。」

「你可以避開,」溫情的神情也不知是狠辣多些還是促狹多些,反正她是笑嘻嘻地道:「可是,這樣我就不會告訴你我們助大將軍的原因。」

鐵手看看她的手指,微微笑著。

他沒有避,他只很注意她的指尖。

這一慢動作的摸鼻子橋段,將溫情那種『靈活』給表現得十足,饒是鐵手,面對一個(傳聞中)渾身是毒的女人,為了要得知情報,他也只能如此謹慎地面對,(如果是握握手,鐵手恐怕就不那樣戒慎恐懼了。)即使溫情只是在玩而已,她只是做做樣子而已。這一瞬間,她讓他如此專注地凝視著自己(即使只是一根手指頭),她吸引了這男人的全副注意力,實在也是一種戀情發展的美好開始…

但,雖然溫情與鐵手處於敵對陣營,但溫情顯然不想殺鐵手,更不想讓他走。可惜…鐵手不得不走,為了赴命辦案,他非走不可,即使是溫情也攔他不住。雖然她不想動手,還是動手了,但動了手也依然阻止不了鐵手離去的意念。

將溫情放在第二位,是因為雖然舉出的橋段有些可看性,可…自此一面以後,我沒有再見到溫情的時候。顯然,溫情雖然有意與鐵手做朋友,但「道不同不相為謀」畢竟是鐵則,而鐵手並未耽溺(更無動情),溫情也無力挽狂瀾之舉,所以估計起來,這兩人的發展性也不太高。(其實是我個人對這一配對太缺乏想像力了。)

否則…我會提出像這種的噁爛情節:

「打從被妳那隻手指點過後,我渾身就中了毒,一種不能沒有妳的毒…」或是「我就喜歡妳那認真的個性,讓人忍不住想戲弄妳。」云云。

創作者介紹

私立迦羅學院

garr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