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對冷血和追命,並不太熟。

雖然『四大名捕會京師』裡平平是每人一短篇,再會合起來一起辦案,照理說那出場的份是差不多的。但實際上往往放在寫「故事」的氣力還要大於寫「人」,縱使有…你甚至覺得寫的重點還不盡然是名捕,而是其他的罪犯一干人等。

是以…冷血雖有這「冷血」的外號,我卻不怎麼覺得他「冷」,又縱使在他人口中說來冷血有種獸的野性,在行文中也不太有感覺,至少他好端端一個文明人,至少沒茹毛飲血做野獸吼叫。又說他能拼命、不怕死,在我看到的故事裡,也還沒見到過他拼了老命,一切對我而言,依然不過是『傳說』。

只能說,冷血對我而言仍顯得不夠立體、不夠鮮明,我不喜歡憑著那些「敘述性」文字來認識一個人,我更寧可看他做了什麼事、說了什麼話,來判斷他是否真如人口中的那般好或壞。

也許是看得還不夠多,所以也只能憑著寥寥數語來認識他,在我看來的冷血,是個與人有些距離感,憑著自己的感覺做事的人。(意思是說…光憑著「不太熟」這理由,就可以讓我提起精神去閱讀相關的書了。)

至於追命…形象似乎比冷血要鮮明些,但依然還不夠。世人眼中的追命,說是有些玩世不羈,但為何我並不這樣感覺啊?(莫非我的感覺太遲鈍?)該說就算真那麼點豁達樂觀爽朗,應該也還不到那種嘻皮笑臉、徒惹人厭的地步吧?在他解決某山莊鬧鬼的事件時,追命在我眼中看來,那是個善於照顧人、謹慎、步步為營的大哥哥。(雖說他應該也到大叔的年紀了?)

雖然看得出來,在溫瑞安隔了十多年重新提筆寫四大名捕後,此四人的個性多少有些修正。追命恐怕也是愈來愈朝輕鬆派邁進,但我喜歡鐵手對追命的形容:「他酒照喝、歌照唱,但正經事也沒少幹,『痛飲狂歌空度日』勉強只能夠得上前四個字。」所以追命到底不會成為那種醉鬼,更不會因酒誤事。

只是我一直覺得疑惑,四人之中當以追命年紀最長,為何每次影片拍出來,都顯得年輕小伙子模樣?我想,溫瑞安應該沒替他做個「娃娃臉」的角色設定吧?

最後是無情。這人我總覺得作者偏愛他、角色們偏愛他,甚至是諸多的讀者也偏愛他。實在是讓我很有點不是滋味啊!(超替鐵手抱不平,但鐵二爺肯定不介意的。)

雖然溫瑞安說自己很怕看到戲劇將無情拍得腦殘、蠢愚,(這我也同意啦!可能性真是非常高。)不過嚴格講起,溫瑞安自己也沒能把無情寫得多了不起、多聰慧。恐怕是一心過份偏袒他,將他神話了,卻還沒有更高超的本領能夠寫活他,所以依然顯得水準一般?

在我看來的無情,恐怕只有那「多情」是真,至於「智慧過人」一點,倒要打點折扣。或許還要歸結於無情大半時候都在京城辦案,多少有些不食人間煙火,縱使謀略聰敏過人,但對於人情世故倒還缺了那一點點。否則也不會在會京師前被一個大姊給誘拐了?(而且知道對方真面目後,還難以痛下殺手。)

你要我怎樣評論他?不就是個毫無防備的小受嗎?人家大姊隨便勾勾手指,你就一股腦把過去全都說出來了,真是…就算被壓倒也不能有任何怨言了。

若以為這年頭,還能用「智慧型」「殘廢」這些點將我給誘入萌坑裡,那未免太小瞧人了。

所以到頭來,無情對我來說是「落差」,但鐵手卻是「驚豔」,這一權衡之下,喜歡就顯得格外明顯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arro 的頭像
garro

私立迦羅學院

gar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