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把少年鐵手看畢,又暫且借不到其他四大名捕小說來看,所以急中便先到租書店借那港漫來充飢,想說也許可以解解我對鐵手的愛好之情。(忽然想起『少年啊要光耀耽美』一書,裡面某大姊在萌某配對時,也是飢不擇食,誰畫的同人圖都可以欣然接受,莫非我也到了這種地步了?)

忍痛不去理那鐵手隆起的肌肉,以及高腰的褲頭、像戴了金項鍊的領口(也很像埃及法老王胸前的項鍊),還有那藍色肉色相間的手臂裝飾品(所謂護腕、護肘?),更別提鐵手那過份堅毅的方正臉孔了。

啊~~討厭!就連那擺明了是模仿棋靈王裡佐為和塔矢亮的無情,我都能夠默默接受了,為什麼鐵手就是不行啊!?(因為太有愛了。)我知道,難怪有人云:「改編戲劇、漫畫、動畫等,終究與原著是不同的兩樣作品。何況僅靠文字敘述,人人心頭有千萬種模樣,又豈能盡如人意?」雖然知道道理,卻很難接受。

本以為如果外表不能接受,至少個性也要能契合原著吧!我就是愛鐵手的性格,外表不重要的。(自己騙自己)可司徒劍僑雖能分析得頭頭是道,將四大名捕的個性抓其精要,但要怎樣讓他們說出最適當的話,才能展現出他們各自的性格?卻是不容易的一件事。

鐵手仁慈寬厚,鐵手沈穩溫和,鐵手就像一座山,讓人足以依靠。這是我所愛的鐵手…

可是漫畫中的他竟然如此輕易說出「你這瘋子」、「你給我滾下來!」「別高興得太早」「識趣的就束手就擒,免我大開殺戒。」云云,這種話才不是鐵手會講的呢!(果然不愧是港漫,一定非要這般直接了當對衝嗎?)在我心中,鐵手內斂沈穩而謙恭,縱是十惡不赦之敵,他也能從容面對,嗯…說從容似乎不夠精準,應該說他會謹慎對待,卻也不輕露鋒芒,而是蘊含實力,不叫他人太過輕易看穿他。

而這種過份囂張狂妄的語氣,才不會是鐵手說的話呢!何況…鐵手絕非那種嗜血殘殺的傢伙,遇敵遭兇,他肯定希望可以逮捕歸案,而非私自行刑、了斷,說啥麼「大開殺戒」啊?再說…就連和敵人對抗時,鐵手都還可以說句「請」才開始,甚至叫聲「看招」才顯得自己不夠陰險。

啊…真是害我有點沮喪了,才看了兩本(四冊)就已經覺得失望了。甚至單看漫畫版的鐵手,我也肯定會覺得這人人氣排名要列末位了。而又以鐵手對司馬荒墳那妄下判斷的偏見之詞讓我失望,他一上來就質問:「你為什麼要貪慕富貴、為虎作倀?」之類的,我不由得討厭這種善惡是非的二分法,人世間哪有這般簡單的?

說來,原來只要是為了諸葛小花辦事,那就是忠誠良善?但只要是為其他的人效命,那就是卑鄙無恥、貪戀財富?聽聞此語真是豈有此理啊!(不過故事中有這種壞毛病的人,似乎還挺不少的。)哪有一上來就這樣質問人的啊?我認識的鐵手,不是應該會在處理事情前,便調查好每個人的因果關係?甚至於用溫柔卻令人安心的語言,誘使人回答出一些祕密的正確答案與消息。

不用刑,卻總能讓證人開口,這是鐵手的本領。我相信謙恭有禮的鐵手,必定不會如此妄下定論的,在開口之前,他也肯定會做過一番調查。絕對不顯得比誰愚蠢。

創作者介紹

私立迦羅學院

gar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紅蝶
  • 港漫四大的鐵手完全就是個會走路的打架工具(關於戰鬥力極低只能欺負下阿貓阿狗但凡排得上名號的便當們都非一番苦戰不能拿下的設定我已經不想吐槽了啊啊啊),但凡有他的戲份一概快速跳過。另外編劇給冷血配的那個吹毛自斷神兵利器“暗魄”也是見一次不爽一次:你要叫老四最厲害的斷劍&斷掌怎麼施展出來啊啊啊~~~(雖然小冷血的委屈程度比起他二哥已經算很輕微的了T_____T)。另外還有個自作孽不可活的白頭情聖男,週楊過你好週楊過再見
  • garro
  • 哎呀呀...這麼久以前寫的文章還能讓你光臨
    並且留下三篇文章
    真是令我蓬蓽生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