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沒有比蘇軾一句:「到蘇州不遊虎丘,乃人生一大憾事。」更好的廣告詞了,也許只是衝著這樣的名氣,我們也不免俗地去了一趟虎丘,起碼…也要用自己的眼、自己的腳,來親自確定一番:到與不到虎丘之間,究竟遺憾或不遺憾?

光從蘇軾那句話就可得知,即便是北宋時期,此地便已為旅遊名勝之地了,甚至還用不著踏入門票檢查入口內,你已經可以看到無數古代文人雅士的詩作、題字與圖畫,那還是鼎鼎大名曾經耳聞的人物,至於那沒沒無名的小卒,又不知幾何了。

虎丘有太多的歷史堆砌,多得我無法記憶也無從追溯。斷了樑的廟門、傻和尚掘的井:憨憨泉、干將莫邪利刃所劈下的痕跡:試劍石、真娘墳墓、著名大師申公說法的千人石,以及唯一頓悟的點頭「頑石」、孫武練娘子兵的練兵場、陸羽『茶經』評為天下第三泉的水池、秦皇尋越國名劍未果而劈出的劍池,以及被比擬為『斜塔』的虎丘塔…光是旅行團必到必看的景點就已經可以洋洋灑灑羅列幾行,至於憑著導遊的舌燦蓮花、口若懸河,又不知道可以為遊客說上多少故事傳說了? 

正因為多,正因為裡面堆砌了太多的歷史與傳奇,反而積壓得人喘不過來,如果可以,真應該要一個一個地靜觀、慢思,恐怕饒是如此都未必能夠吸納上下幾千年的歷史長卷。然而虎丘竟也是這次江南行裡,少數讓我腳步匆匆、未曾細看的一個景點。當「遊人如織」「胼肩踏踵」已不復只是形容詞時,一個小小景點旁,圍繞了幾十個人駐足,彼此推擠的、佔據著景點拍照不肯罷休的、為了拍照而吵架的…光是遙望此景都已覺倒胃口,又豈想將自己投身其中呢?

DSCF0461.jpg 

於是當遊人行走在有著名景點的大道上,我卻走在昔人所建別墅『擁翠山莊』裡,此處沿山勢而建,臨高望下,所有著名的景點無非盡在其腳下。而山莊裡卻僅十來個遊客零散經過,相較之下甚是寧靜安閒,我不禁佩服起建此宅邸之人,饒是當時也算是了不起的大手筆吧?(有沒有像台灣有錢人都在陽明山建別墅一樣?)

下山的歸途,我們則另覓僻徑,來到了有『萬景山莊』之名的另一棟別墅。盡是『山莊』之名,我不禁想起武俠小說裡那種豪宅世家,但腦中只有『歡樂英雄』裡一點都不富貴的『富貴山莊』而已…萬景山莊裡其實並無高山流水之類的雄偉景觀,卻在此看到了幾百盆之多的盆景,此地已成為了景觀盆栽的養育所了。有松柏等無數我叫不出名字的盆栽全都養在一方小小的陶罐瓷盆裡,每一株單獨細看應該都是絕美英姿,一列數十、一片數百的盆栽,卻除了壯觀以外無他詞可用。想這「萬景」一詞,往昔裡可能取虎丘之萬景可觀,而今卻多半濃縮於一方方小小盆栽之景裡,在小處見大。

DSCF0483.jpg 

在虎丘,你會不由自主地感覺到一種文與武的矛盾性。一向都聽聞江南似水,民情風俗亦婉約柔媚,那是何時開始建立起的印象?彷彿是從南宋遷都臨安,只剩下半壁江山後,重文輕武下無可免的結果?然而虎丘的傳說總要從吳王闔閭開始,干將莫邪名劍的問世與隱匿,秦始皇在此劈下尋劍不得的遺憾,孫武毫不留情的練兵…無一不是充滿刀光劍影、腥風血雨的歲月。然而歷史遺跡急轉直下,直至虎丘被傳誦時,已是經文人之手吟詩題詞繪畫…曾經殺氣沖天的虎丘,在文人勾勒之下竟富有了濃濃的書卷味。

DSCF0479.jpg

也許正因如此,才會教我這般矛盾衝突吧?總覺得虎丘該交予那武俠小說作家,供他們揮灑一段武林的軼事傳說,使名劍再出、法師講經說法,在那劍池墜石邊、千人石廣場上,來一場武林大會,較一番武藝高下。也別有一種情調氣氛吧?

而究竟這虎丘不去遊上一遊,會否是到蘇州的一大憾事?我倒覺得未必,也許是我個人並不喜與人湊熱鬧,人多的地方也不覺得特別好玩,而虎丘算得是旅行團到蘇州必遊之處,人之多則叫人倒胃口。清閒之時虎丘確可一遊,但在虎丘,想來已無這種時日了。故我以為:到蘇州虎丘可遊可不遊,也無憾不憾之感。

創作者介紹

私立迦羅學院

gar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