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款新類型的乙女遊戲,由熱愛挑戰新風格的D3所推出,說來其實一點也不令人意外,該公司的作品雖然實驗性高,最初總是吐槽不斷,但事後常常證明亦有佳作,畢竟…人不可貌相,遊戲不可未玩就評量。

簡單說,是款恐怖驚悚型的乙女遊戲,在乙女遊戲史上是值得記下一筆的。隨著遊戲的展開,發掘未知的房間地圖,在各處搜尋探索以尋找可用的物品並且解謎,以求逃出或者拯救伙伴,再加上女主角選擇搭檔伙伴,順道培養愛情的乙女成分,大致上是這樣的一款遊戲。

遊戲的流程大致相同:女主角等人被綁至一間廢校,先是分散被囚禁於各間教室裡,然後終於聚集一起,殺人犯宣告他的死亡預告,大夥分頭探索各間教室,以逐一打開從二樓通往一樓,以及一樓南側的鐵捲門,然後是犯人逐一將同伴們捕獲並且處以極刑,在想盡辦法救出同伴後,就迎向結局了。

第一次玩的角色是穗波陽介,說實話因為甜度在我感覺起來太不夠,所以這條路線就從去年十二月玩到今年二月初才結束,有夠漫長的。嚴格說來,縱使有那所謂「斯得哥爾摩症候群」加持,我也不覺得一個人會在一個晚上就愛上對方,可以為之生、為之死,何況除卻青梅竹馬的櫻葉克己之外,其他人幾乎都是在這之前沒說過幾句話的陌生人,要在這一夜裡就彼此信任,甚至是戀愛,未免太強求了吧?也因此故事再怎樣談情說愛,好像都很難打動我說服我。

更何況…是我太敏感了嗎?好像這些男性角色之間的羈絆,還遠較與女主角更深刻呢!網球雙打組一登場就在鴛鴦戲水,就連和女主角搭檔時,穗波也一心惦記著和秋山君吵架的事情,讓我感覺自己除了(按照攻略)解謎時很有用以外,其實一點也沒有被需要的感覺吧?學生會長與那外校的傢伙雖然是初識,但氣氛好像也很不錯說?學生會長與老師竟然是叔姪關係,不但會長自爆:「叔叔在我小時候教了我『很多』事情」(是哪些事情啊?),老師也要求:「這是我們的祕密,不要洩漏出去好嗎?」難道除了青梅竹馬的櫻葉之外,其他人早就已經有配對了嗎?

再加上玩完穗波的路線後,對於誰是內奸?誰是真正的兇手?到底為了什麼理由而殺人?這一切背後隱藏的祕密在結束時全都沒有揭開,是那種不滿足感,才導致我決定再玩一條路線吧?這種有如拼圖一般,不玩完所有路線不會瞭解全部真相的劇情設計,要說吸引人也對,要說折磨人也行。於是開了最像嫌疑犯的老師路線。

真是BINGO了!原來女主角這樣賢明,在我尚未察覺之前,就已經在懷疑老師了,話雖如此,她卻毅然決然地說什麼「讓我幫助老師吧!讓我達成老師的願望。」之類的鬼話。這樣深厚的感情是在什麼時候奠定下來的?我怎麼一點都不知道呢?說實話,這一點從頭到尾都是個大問題,為了什麼理由可以愛一個人這麼深?而且還是一點伏筆前提都沒有的狀況下,所以我說這實在是太勉強了吧?

不過如果你以為因為這是乙女版的奪魂鋸,所以就不會有殘殺伙伴的劇情發生,那真的就大錯特錯了。因為走老師路線就是一反其他路線之道,在其他五人的路線裡要拯救伙伴脫逃以及所運用的種種道具,在老師路線則是要想辦法殺掉那五人,讓自己成為這場殺人遊戲的唯一生還者。若說玩穗波(及其他四人)路線時,拯救伙伴以避免他人死於各種極刑之下,會有一種急迫感與成就感。那麼,當知道自己的使命是要殺死那五人時,彷彿連看世界的目光都有點不同了,那是一種愉悅感與快感。(真是糟糕啊你)與往常相同的搜尋各個房間,卻成了確認每個人在何處,以便接下來下手的巡視,曾經是用來拯救伙伴的重要道具,而今卻得想辦法藏匿毀壞它,讓伙伴無法獲救而死亡。甚至還很壞心眼地問人說:「你覺得現在誰是內奸呢?」(見鬼了,不就是妳自己嗎?)連我都只能說一句:「女人真是可怕啊~」

雖然老師路線結束後,我依然弄不懂為何要殺死那五個人?也弄不清楚老師與他雙胞胎弟弟的過節在哪裡?說到底,連女主角到底為了什麼鬼原因可以捨棄一切、殺害伙伴,只想要和老師在一起,我都無法理解了…也許,只有像女主角這樣高深莫測的女人,才有辦法與殺人不眨眼(也不需要理由)的老師配成雙吧?這一切只不過是場試煉而已。

除此之外,都還算是有趣吧?至少我還想要挑戰青梅竹馬路線的說…

創作者介紹

私立迦羅學院

garr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