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去日本以前,總擔心自己會不會吃不飽?會不會餓著肚子?會不會在食物上花了很多錢?印象中的日本料理都是盤子很多,但內容物很少的;好像只要在日幣千元以下,就已經稱之為便宜的料理了?這一行走下來,『餓肚子』這樣的憂慮倒是不太有了,但對於在日本的「吃」又有了些新感受。

最初計畫時,還打了許多如意算盤,想方設法要吃點便宜又有人推薦的好料,然而旅程一旦啟動,其發展卻是沒有誰預料得到,我們似乎一再偏離預定的計畫,在食物方面,幾乎只有三兩家是原先預定的安排而已。

在奈良的第一餐就奠定了我們這一路都要吃便宜料理的慣性?在奈良町與商店街逛了一週,結果還是選擇了飯店隔壁的便宜定食,450元日幣卻有烏龍麵、牛肉蓋飯各一碗,吃畢才驚覺:這不是日本數一數二便宜的連鎖店『NAKA卯』嗎?在接下來的日子裡,我們也多半選擇類似便宜的食物,『sukiya』的390元定食、傳說是京都最便宜的250元便當、本家便當等等都是我們不知不覺就涉獵的場所,當然還有許多加座落於商店街裡,專門提供當地人餐飲的定食店,只覺得既便宜又大碗,卻甚至連店名都不曾把它記錄下來。

雖說錢包省了很多,肚子也沒餓著,但是這樣類似的商店所提供的食物也極端類似,好幾餐下來,內心裡雖然覺得省了很多錢,卻還是想要吶喊:「難得到日本,可不可以不要每餐都吃牛肉蓋飯、烏龍麵、炸豬排飯這種料理啊?」是真的,只要點看起來很大碗、很划算的定食,要嘛是蓋飯+烏龍麵,要嘛是拉麵+豬排飯,要嘛是蓋飯+配菜兩盤+味增湯之類的搭配。對於食量大的人來說,在日本其實未必會餓肚子,因為光是澱粉類就可以塞飽肚子了,但是單點飯麵與定食套餐的價格幾乎差不多,我常為了感覺「划算」而點了自己也吃不下的份量,終於在後面幾天就不再勉強自己把全部食物吃掉,也徹底瞭解自己果真不是吃「吃到飽」的料子,就純粹只是精神上感覺飢餓而已。(嘆氣)

就連早餐也都驚人的相似,除了住superhotel有附免費吃到飽的早餐外,住在京都民宿的五天裡,都得要自己想方設法準備早餐,結果,竟然又不知不覺地陷入百元麵包與百元大罐飲料(三人分)的狀態裡。說來日本是很少有早餐店的,這與台灣那種一條街上有十幾家早餐店的狀態可說大相逕庭。似乎曾在哪部日劇裡看過,聽說對日本人來說,在車上、馬路上吃早餐是很不禮貌的行為,再加上根據我們一路的尋覓,縱使買了早餐也實在很難找到路邊有座椅可以坐下來吃,特別是寒風咻咻的冬日裡,便又形成了前一日買好早餐,隔天早上窩在房間裡吃的慣性了。

雖然並不自詡為「節省、刻苦耐勞」的人,卻一直秉持著「放在碗裡的食物就應該吃掉,才不會浪費」的態度,所以在京都車站地下街吃的一餐,光是把大碗拉麵吃掉就已經佔了我一半以上的胃,緊接著還有宇治茶及宇治冰淇淋,怎麼想都覺得那碗蒸飯塞不進肚子,很是懊悔地沒吃完它。但我們在吃到飽的餐廳裡,也見識到了日本人是怎樣的挑三揀四浪費食物:在披薩吃到飽的餐廳裡,有人留著披薩邊不吃,放滿了一整碗;在壽司吃到飽的餐廳裡,有人盡吃壽司上的生魚片,卻把醋飯丟在一邊。我問:「是不是日本人的物質水準較高?所以他們可以這樣肆無忌憚地浪費食物?」正因為擁有的太多,所以也不懂得珍惜…那是我看見極其不堪的畫面。

在日本的日子裡,逛便利商店成為旅途中的一點小興趣。雖然嚴格說來,日本的便利商店還不如台灣的好逛,既沒有可以輕鬆休息的座椅,所提供的服務也不如台灣那千變萬化,更別說日本素來是販賣機比便利商店多的國家。但不知不覺間,便利商店的百元零食竟成為我每日必買的物品之一,爆米花、黑糖乖乖、芋頭條、巧克力、花生米、柿子種子、巧克力穀片…等等,幾乎有種一日一包,企圖想要收集滿所有口味的錯覺感,說來這也成為另一種形式的收集呢!

也許有四年前那次日本東京行的經驗,當時去不到一星期,卻花了約四萬多台幣的消費,回過頭來看,盡買些自己事後幾乎沒用的東西。於是這次的旅行就告訴自己千萬不可以這樣衝動盲從,美景、美麗之物用欣賞的就夠了,實在犯不著買回來,對於動漫周邊也是懷抱類似的情感,至於書籍、漫畫與遊戲、廣播劇CD等,在台灣就有辦法用更便宜、更不正當的手段取得,似乎也沒有購買的意義。

可是話說回來,人多半都有購物之欲望與衝動,我自然也不例外,除了買了幾本台灣尚未中文化(也可能不會中文化)的漫畫小說外,最高興的是在百元商店的購物,因為途中決定要將拿到的宣傳單剪貼到筆記本裡,所以正大光明、理由充分地在百元商店裡買了筆記本、剪刀和膠水,又看到馬克杯花樣很可愛,便說服自己民宿裡沒有茶杯,買個茶杯好裝飲料吧…普遍說來,日本百元商店的品質遠好過台灣的十元商店,雖說價差約二十元這是理所當然的,但不知道為何…那個東西的質感就讓人覺得划算?

雖說自己盡量節省了,然而對於物價水準遠低於日本的台灣人來說,要憑自己在台灣的收入在日本消費,果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事前要說服自己將百元日幣當成十元台幣來用,才不會心疼。但光想到日本人隨便一個打工的時薪就有千元日幣以上,也難怪有不少海外工作的人會覺得在日本吃苦耐勞賺個幾年錢,回到台灣就可以過好日子了。大體上說來,在日本的消費飲食還算是相較高的,至於書籍刊物則相當廉價,文庫本小說大概五六百元日幣,雜誌則有兩三百元的,有種「知識」的傳播也相當廉價的一併感,卻不知道該說是好或不好了呢…

創作者介紹

私立迦羅學院

gar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