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03_yasu.jpg 

一切,只因兩顆同樣孤寂的靈魂相遇了。

綾和淺野之間本該是那種「啊…不好意思丈夫受你照顧了。」「不會不會,我才是…」很『社會化』的關係,甚至只是見上沒幾面的陌生人而已,一起吃上幾頓飯,聽著慎一郎在淺野面前露出自己未曾見過的表情,本來…應該是會讓綾覺得自己有被排除在外的感覺,這樣交往長久的親友啊…

但綾卻在淺野身上找到自己期盼慎一郎應該有卻沒有的反應,心中的寂寞、對於威脅的恐懼,當慎一郎為了安全而隱瞞起一切事實時,淺野卻給了綾一般人都會有的反應『擔心憂慮』,光是這一點,就足以令綾對他有認同感。

但其實只是一種任性吧?這回的綾,顯得比其他路線都還要自我中心。

因為孤單寂寞,因為與慎一郎的想法有落差,在逐漸崩毀的夫婦關係裡,她只是如溺水者般隨便抓住任何她所能攀附的東西而已,不顧一切地要淺野留下來陪她,還撂下狠話「就算他有意見,也是他的錯。」

綾要的是什麼?是有個誰能陪伴自己身邊,是有個誰能讓自己為他料理,是有個誰真正需要自己。這個誰,縱使不是淺野也無所謂吧?只要能夠陪在綾身邊,只要能夠讓綾不再感覺寂寞,只要能讓綾有付出的出口,其實是誰都沒差…

淺野只是因為湊巧在這時分離綾最近,只是與慎一郎相較之下格外的溫柔,格外的介意綾的安危感受,只是較之慎一郎更能遵守與人的承諾,絕不做無法達成的約定,只是沒有慎一郎那樣對工作過份投入,但也就『只是如此』而已,在這當下對綾而言,淺野便勝過了慎一郎,也成了綾填補心靈空虛的最好對象。

也因為淺野如此的溫柔,綾也就恣意任性地對他撒嬌了起來吧?要他陪在身邊才能入睡,向他索求著過夜的陪伴,綾就像是不甘輕易放掉這好不容易才抓住的浮木,藉口自己的孤單寂寞傷心痛苦,而對淺野尋求身為丈夫同僚不該逾越的東西。

說淺野溫柔,但也意味著他內心較他人更為軟弱,意志力較他人更為薄弱,當綾如此渴求時,淺野勉強能推卻拒絕,堅持不在慎一郎家過夜,只是深恐自己被綾這魔女所吸引,恐懼自己會一發不可收拾,畏怕自己會深陷戀愛的泥沼。但若說綾是因為寂寞而攀住淺野這浮木,那淺野又是因為什麼理由而被綾所吸引?是同等寂寞的一顆心。

因為父母離異而寄住祖父母家,因為祖父母病弱往生而住在學校宿舍,從國中一年級就開始了自己一個人在外住宿的生活,對於自己一個人的狀態已然習慣,對於自己不會被誰所愛的事實也已默默接受了。就是如此乍看之下堅強,實則內心仍有缺憾的靈魂,當親友慎一郎令人欣羨的妻子綾對自己伸出了撫慰的手,那樣魔性的吸引力是無比的強烈吧?原來…自己還是可以被誰所愛的…這樣的感觸。

於是兩人陷入情慾的漩渦裡,即使淺野很清楚綾對他懷抱的,並不是愛情,只是種「不想要再一個人了」的念頭,明知綾失控之下的任性決定,將會在不久的未來傷害了許多人,仍義無反顧地進行下去。

確實稱不上愛,綾對淺野的感情,但終究還是要讓它進展成為愛,這當中的關鍵正是淺野的『寂寞』。當綾好不容易才從自哀自憐當中浮出,她才能意識到淺野心頭有個自己必須撫慰的地方,這樣長久以來浸淫在寂寞當中的男人,這個勉強自己習慣了孤單一個人的男人,終於讓綾脫離魔女的自毀性格,倒像個聖母般想要治癒淺野的傷痕。

當兩人終於確定了彼此的情感後,剩下的問題便是那即將工作告一段落的慎一郎。慎一郎敗得徹底,卻也深情得令人鼻酸,他只是愚蠢的以自己的方式愛著綾而已。因為怕敵對公司危害妻子同事,而把話講明了「你們來對付我就好」,因為不想牽累妻子,所以遠遠離開她,自己藏身外面的公寓,因為顧忌被竊聽,所以真心話都沒能說出來,這樣一廂情願的努力工作,當他好不容易能夠鬆口氣返回家時,等著他的到底是什麼?只有妻子與親友的背叛。

而且得知的方式還是相當的不堪:公寓的竊聽器裡都記錄了兩人這一個星期的對話(以及H場景),對一個男人,特別是慎一郎的自尊心還相當高傲的狀態下,其挫傷非比尋常吧?慎一郎該有怎樣的表現?對搞上自己妻子的陌生快遞小弟,他可以一拳揍下去;對年下的陌生妻子同事,他可以擺出大人的餘裕;對陌生的美容院老闆,他也還可以盡可能冷漠以對。但對這個交往十年以上的親友,慎一郎到底應該怎樣面對?所以,雖然最初是冷靜壓抑的交談,最終還是出現了慎一郎難得一見的憤怒表情,與淺野沒有顧忌地互罵,也很難得地對綾不客氣命令。可悲的,這段友誼再難進行下去了吧?

直到剩下夫妻兩人時,直到這段婚姻破裂時,綾才好不容易聽見了慎一郎內心真正的聲音:「其實自己是很怕綾離自己遠去的,因為要調到這個部門,可以想見的忙碌,倘若能和綾結婚,也許綾就不會輕易拋棄自己,說白了只是想將綾囚禁在身邊而已。」如此冷靜的外表下,藏著如此軟弱的靈魂,為了守護重要的東西,最終卻被弄得傷痕累累,而且兩人也僅剩分別這個選擇而已,慎一郎可說是虧大了吧?

然後初次見到慎一郎如此脆弱的模樣,初次聽到慎一郎帶著哽咽的泣音喚著綾的名,初次見到慎一郎接近崩潰的懸崖,看到他緊緊索求著最後一擁,真的覺得慎一郎虧大了,也真是個呆子,明明還這樣愛著綾的說,兩人卻必須迎來這樣的結局。

五人的結局都過了,終於開啟了令人期待的鬼畜路線。

也許是經歷了四次的背叛(還不算其他各種不離婚仍偷情的結局),我挺期待慎一郎絕地大反攻的劇情,當然也有可能非我所預料,希望會是有趣的故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arro 的頭像
garro

私立迦羅學院

gar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