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05_rei.jpg 

如果編劇是神,那麼筆下的角色便有如人類一般掙扎存活,縱使編劇可以大筆一揮,指使角色去做任何事情,但角色仍有其生命,想要活出自己的道路。

在神尾的身上我深深感覺到那種生命力,那種角色過於惡劣,而編劇難以為兩人牽起紅線的挫敗感,在神尾路線裡處處可見,也許正因為神尾是這樣的角色,縱使編劇到最終還是讓兩人達成目標,快樂地送做堆了,但即使途中綾揮手甩袖說「不幹了。」也一點也令人意外吧?也難怪了神尾路線分叉出去的,是與丈夫重修與好的結局,因為這男人實在給人一點戀愛的感覺都沒有,只是純粹的偷情而已。

三番兩次的到美容院,作為顧客的角色,綾與神尾之間實在稱不上建立了什麼特殊的情感關係,神尾只是以他特別精準的讀心術,看透了綾與丈夫之間的關係而曖昧地挑釁而已。

直到綾因為戒指不見而找上神尾家裡時,兩人的關係才急遽地拉近,卻不是想像中那種甜美溫醇,以相當強硬的態度壓上她,用狠毒不留顏面的言語告訴她:為什麼選上妳?因為妳是個太容易被撩撥的女人,讓人忍不住就想招惹。因為妳是個太軟弱太容易迷惑的女人,明明在他人眼中過得很幸福,卻總是一副不幸的臉,讓人忍不住想要迷惑妳。

「來我這。讓我幫妳忘卻一切不愉快的事情吧!」簡直就是惡魔的耳語,簡直就是殘酷的羞辱,但這正是神尾唯一能給予的,沒有愛,甚至『嚴格說來』也沒有性,若要說那種相伴要稱之為撫慰,似乎也太過於粉飾了。當綾第二度踏入神尾的住處,沈默地接受了他的邀請時,綾尋求的也只是一種自甘墮落、自毀的感覺,或許綾也很清楚,和神尾這種男人在一起,是絕對得不到救贖的。

H畫面可以看透一個男人,神尾到底是個多糟糕的人由此亦可知。總共五次的事件,扣掉最終好結局的兩次,前面三次都是充滿惡意、欺凌與戲弄,過程就不說了,太『18禁』了,只能說這幾次神尾連帶綾進房間的想法都沒有,只是在沙發上就打發她,甚至事後不曾有任何的溫存,就打發綾離開返家了,我想任何人都能清楚的分辨神尾這幾次越軌演出其實一點愛也沒有吧!自然,綾也是那『任何人』當中的一個,她心底也很清楚,兩人之間並沒有愛,她只是單純不想要自己一個人而已,不想去面對空蕩蕩的家,去面對看不見的威嚇之存在,她與神尾是不會有未來的。

這樣子絕望的結論在綾的內心獨白裡,不知道出現過多少次,作為旁觀者也會深感這樣的答案頗為合情合理、順理成章,然而當綾收到那封帶起高潮的黑色書簡時,她仍小心翼翼地懷著期盼向神尾吐訴心中的不安,得到的回答卻才真是絕妙的傷人啊!「不要搞錯了,我們別說是戀人,連朋友的關係都不是,因為和妳玩得很愉快,所以才勉強聽聽妳的抱怨,但如果妳想從我這得到任何的人生建議,就免了吧!別把我捲入妳的人生當中了。」

既然神尾都如此任性妄為了,自此,綾的演出似乎也超乎預期的強硬。想著了不起就是和慎一郎離婚、和神尾切割,再度回到自己一個人的狀態,也沒什麼好怕的,所以就乾脆地找起房子,打算搬出去住了,也不和神尾有聯絡,斬斷兩人的關係。看到這,才忽爾覺得綾也真是個妙女人,也真有她的一點個性、傲骨,不禁豎起拇指想讚美她。

只是在徹底切割之前,神尾的美容院土地租賃卻出了問題,綾顧念舊情去關心之中,也許是綾已為自己打造起堅固的心理建設,所以反倒看清了神尾這個人的本質:打著「來者不拒,去者不追」的無拘束價值觀,雖然不被誰束縛囚禁了,雖然看來是如此的自由奔放,其實最終只是個孤獨寂寞的人而已。因為凡事不強求,所以終究也什麼也沒能留在身邊。

雖然綾至此才算看透這男人的內心,但兩人未曾有過穩固的關係之下,分別早是命中注定的事,綾所能為這男人做的,也僅是低下頭請求慎一郎從中斡旋,幫助神尾的美容院不要關閉,而慎一郎為了補償對綾的傷害,也將此作為最後的禮物。夫妻之間簡直是情深意重啊!天…都快要被慎一郎給吸引回去了。

最最任性的果然還是神尾,不領情就算了,竟還以為綾奢望從他那獲得任何東西,但綾也夠強的,除了否定了神尾的妄言之外,更與神尾切割得相當徹底,也自己搬到外頭住了,說著自己已沒有談戀愛的心情。一丁點也不奢求從任何男人身上尋求慰藉,總覺得這大概是綾心中真正的想法吧?

如果不是因為這是神尾路線GOODEND,至此就算結束也不失為個完美的句點,但要逆轉回天,僅能運用他那實則軟弱孤獨的性格,讓他終於還是放不下對她的思念,先是打電話給綾(雖然被綾給拒絕來電了。GOOD JOB!),然後是最後的機會,在交叉路口相遇,他放下他那高傲的自尊心回頭求綾,這才使得兩人勉強能步入好結局。也實在是件不容易的事情呢!真該為編劇拍拍手,鼓勵他們能把一個個性十足的角色給拉回正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arro 的頭像
garro

私立迦羅學院

gar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arrie
  • 你好,我是依剛好路過此地的路人XD我連續看了好幾篇你對此遊戲的人物評論,我覺得你很用心在玩遊戲,把編劇的用心看得很清楚.我也很喜歡這款遊戲,覺得編劇算是很不錯了,尤其很多時候對於人性的描寫,很可惜很多玩家並沒有看到這一點.另外,神尾的個性雖然不討喜,但是有一次和女主角再坐摩天輪時,他說自己正在觀察下面的人群,覺得每個人看起來都一樣,那麼自己每天精心打理客人的髮型有什麼意義呢(大概是這樣):,這段只是一個過場對話,可是卻讓我印象深刻,反而對這個角色無法討厭呢XDD